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

さかうら-rainy love

ㄒㄐ♣:

*請勿帶入三次元


*吉原パロ


等我想寫時在R-18看看 不過最近應該不會寫


姑且先隨便取個標題 超級標題廢;;有想到再來改改


被屏蔽了只好重發


--




今日的吉原依舊下著雨。


滴答滴答的落在小窗前,玻璃都被雨水弄得模糊不清,只能隱隱約約看見街上幾個人在晃蕩,光是能在外面自由的行動對自己來說就是一種奇蹟,更不用說交朋友、談天說笑,從好幾年前早就失去這樣的權利了。


這麼說來,待在這裡已經十幾年了,從10歲開始就生活在這僅僅5坪的房間,一步都不能踏出這棟建築物,像是被囚禁一般,被政府以荒誕的理由拘束在這塊空間。隔壁不時傳來妖/媚的喘/息聲,哪邊都是一樣,因為這是工作,不做的話就不會有好的待遇,但自己在這樣的生活情況下還是十分不舒服,當被指名時,總是要小心翼翼的完成這幾個小時,所有精神都聚集在情事上。因為自己根本就不該被帶來這裡。


うらた是個貨真價實的男生。


在第一次踏進這裡時也是飄著細雨,因為嘴饞的うらた走到附近的菓子店,才11歲的他只是抱持著興奮的心情,完全沒有注意到人口販子的存在,在這個年紀也不知道這種事,就是懵懵懂懂的被引誘到這裡,直到察覺一切早就太遲了。


「……叔叔不是說要帶我來買糖果的嗎?」


うらた臉上露出困惑的神情,面前的陌生人並沒有帶自己去菓子店,而是來到一條街道,旁邊都是沒見過的商店,但裡面賣了什麼全都看不清楚,被深色的簾子蓋住,叔叔一句話都沒說,只是默默的帶著自己走進一家店,跟其他比起來華麗許多,到處都是精緻的裝飾品。


裡面的一位大嬸穿著和服,二話不說就把自己帶進其中一間房間,還沒開門時就從牆的另一面聽到了斷斷續續的呻/吟,這種年紀誰聽到都會覺得害怕、困惑,正想開口詢問時,房內的景象讓年僅11歲的うらた著實愣住了,完全是傻眼的狀態。


床上的一男一女在做著奇怪的事,女人全身一絲不掛,散亂的和服壓在身下,並沒有理會突然打開的門繼續做著。


「唔……!」


正想要轉頭逃避的うらた立刻被鉗制住,只能眼睜睜看著這番景象,對他來說這樣的衝擊力實在太大了,腦袋一時之間亂成一團,思緒完全無法跟上。但接下來聽到的話更是難以置信。


「你以後就是這裡的妓/女了,要好好像這樣迎合客人啊。」


回過神來時,自己已經被丟到一間跟剛才相仿的房間,兩人只留下兩句話就從裡面反鎖房門了,也就是說連出去的機會都沒有。


父親呢?母親呢?會來救我嗎?他們會察覺到我不見了嗎?うらた突然想起剛才那兩人走前拋下的話,“是這裡的妓/女”,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不過見過的女性也只有大嬸和裸著身體的女人了,怎麼想都不會是大嬸,所以自己也要裸著被別人任意觸摸嗎……?一輩子逃不出這裡了嗎?一想到這裡,うらた只覺得渾身噁心,只能無力的蹲坐在角落,臉上滿是害怕的神情。


起初接了第一位客人是一個月後的事,在這期間うらた了解到一件事:這裡面工作的全部都是女人,除了自己。在僅僅11歲的年齡還沒有多大的差別,加上他標緻的臉蛋,被誤認成女孩也不是不可能,但再怎麼說構造終究是不一樣的啊……萬一被管理人發現可是很有機率被毆打之類的暴行。


既然這樣,只能隱藏起來性別,要做那種事時把對方的雙眼矇起,一切都小心翼翼就不會被打了,抱歉呢,爸爸媽媽,要是我乖乖待在家就不會被擄走,要是我沒有聽從陌生人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可能是上天勉強眷顧了自己,這個計劃意外的延續到現在,不僅沒有被發現,有些客人還特別喜歡這樣。


——


「下次還要再來哦—」


送走了第二位客人,現在才接近中午左右,うらた伸了伸懶腰,剛才做得實在有點過頭讓身體有些不堪負荷,加上這身厚重的服裝實在是很煩人,上面還沾到了黏膩的液體,索性想把和服脫下,並將假髮也拿下,畢竟還是個男人,姑且留著一頭短髮,但妓/女幾乎都是長髮,只好用假髮來遮掩。正拆解好腰帶,要全部脫下來時,突然忘記上鎖的房門被打開了。


「哇啊……!」


慘了……!雖然忘記鎖門的自己也有錯,但隨便進來的才錯在先吧!?這不是入侵嗎!?還沒反應過來下一步該怎麼做,對方就慌慌張張的靠近自己,食指放在嘴前做出“噓—”的手勢,邊用另一隻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此時門外傳來幾個男人吵雜的聲音。


「坂田!……那傢伙到底跑去哪了啊……」


掙扎著想要脫離緊緊不放的手,對方卻更加用力不讓自己離開,直到外面腳步聲遠去才鬆開,うらた甩開對方的手,十分不爽的看著他,剛才都差點害他窒息了,瞥了一下這行徑奇怪的男人,穿著一身看似不便宜的衣裝,髮絲染成略為輕佻的深紅,卻長得一張稚嫩的臉蛋,雖然身高比自己高了一截。


「抱、抱歉!沒有多想就進來了……真的很抱、誒!?」


話說到一半,對方突然露出驚訝的表情看著自己,而且還不是一般程度的驚訝,幾乎用詫異的眼神直盯著自己。 うらた循著他的視線看下來,才猛然想起對方跑進來時自己正在把厚重的和服換下,因此現在是上裸狀態,但由於兩人都是男人,うらた並沒有覺得害羞或丟臉,不過在只允許女性工作的這裡確實會讓對方嚇一大跳。


「……就算是男的也不要一直看著啊。」


的確看久了還是會覺得害臊,但眼前這個人並沒有跑出去或是大聲嚷嚷,反而直直的盯著自己看,像是看著獵物的野狼般。坂田一開始因為性別著實的嚇了一跳,但仔細端詳後,發現這個人的臉蛋根本看不出來是個男人,五官精緻、皮膚白皙透紅,加上瘦小的身板,要不是他露出整個胸脯根本不會察覺到,就連這樣也像個女人一樣,當作是胸部小了不少的異性也沒問題。


只能說,超級可愛。


「那個!以後還可以……再見面嗎……?」


沒由來的說出像是初戀才會有的台詞,況且這裡可是吉原,只要給錢不是就能繼續見面嗎?うらた困惑的看著奇怪發言的男子,連名字什麼的都一概不知,就突然說要繼續見面,是誰都會覺得莫名其妙吧。但這個人看起來不是什麼壞人就是了。


「可以哦,我叫うらたぬき,叫我うらた就可以了。」


うらた淺淺的笑了一下,嘴角露出了好看的弧度,說實在坂田第一眼就是被著迷了,與剛才被朋友拉進房間裡那個花枝招展的妓/女不同,眼前的他長得格外清秀,單眼皮卻深邃的眼眸又帶著成熟的氣息,而且皮膚居然比剛才真正的女人還白皙。


「我……我叫坂田。」


聽到這個名字後うらた怔住了,這姓氏可沒有人沒聽過,這是在城鎮中最有錢的一戶人家,家族以與海外經商賺進十分可觀的財富,而這樣的富豪家庭的人居然到這種地方來,任誰知道了都會覺得難以置信吧。


「那坂田請多指教啦!」


說起來,坂田的樣子完全不像是一個小少爺,明明是有錢人,穿衣品味卻差得可以,居然是一件襯衫配上寬寬鬆鬆的褲子,重要的是,他的聲音是うらた一見鍾情的主要原因,就算待在這裡也見過許多位男性,坂田是他至今以來聽過最著迷的聲音了。


從那天相遇以後,兩人就常常私下見面,在うらた空閒的時候,坂田就會偷偷的進來,與其他的客人不同,就只是單純的聊著天,坂田談著外面有趣的一點一滴,或是告訴うらた曲子然後一起唱著、笑著。但如果被管理人知道就糟糕了,比起自己被懲罰,うらた更不想見不到坂田,和對方見面已經變成家常便飯,如果有一天沒有交談到,更會覺得有一絲不安。


「坂田……外面的世界是怎樣的呢?」


うらた撐著頭看著外面,街道上依舊下著小雨,窗戶流下一點一點的水滴,朦朦朧朧的看不清楚。有十幾年沒有踏出去的うらた,當然好奇外面是怎樣的、街道變成什麼樣子了,記憶停在11歲時,只能依稀記得一些些事情。


「很多商店,而且有不少外國人哦,還有很多吃的。」


原本哼著小調的坂田停了下來,溫柔的語氣讓人沉溺其中,家裡是經商的,多少都見過不少商人、不愁吃穿的坂田,這些景色對他來說是尋常的,但對於うらた,除了這棟房子以外,以及老家微弱的印象,就再也沒有踏出去的地方了。


「是嗎—真想出去看看。」


這對うらた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既沒有可能出去,就算自由了也不知何去何從,即使如此,去個小販買甜點吃也是一種奇跡,這裡的妓/女若是踏出一步,天知道老闆會對自己做出什麼懲罰、甚至是死亡。


就像籠中之鳥一樣。


「那就出去啊?一起去逛逛吧?」


坂田並不知情這裡的規矩,天真的說出刺痛うらた的話,但うらた沒有生氣什麼,生氣也不能改變他已經說出來的話,加上自己不想失去好不容易能談天的朋友,說是朋友,在うらた心裡也暗自和戀人(單相思)劃上了等號。


「出不去的……啊,我們來唱歌吧!」


這是兩人在幾坪房間裡常做的事,哼著輕快的小調能讓自己提起精神,坂田唱歌時特別溫柔的嗓音讓うらた陶醉其中,每天24小時裡,這短暫的時光可說是うらた能徹底放鬆的時段,不用去小心翼翼迎合客人、不用被管理人責罵、不用受到指指點點。但這樣夢寐以求的生活終究無法持久。


有一天,坂田照慣例的進了這家店,和老闆打聲招呼後就往房間走去,因為他也算是有權有勢的人,這裡所有人都順從著他,開了門後,原本都會背對自己望著窗外景色的他不見了,極小的房間中一眼望去,哪裡都沒有うらた的身影。


「う、うらたさん!」


聲音顫抖了喊了一下名字,當然沒有任何回應,擔心うらた不見了抑或是被帶走了,不安的情緒湧上心頭,正要出去質問老闆時,轉過身來正好和要進去的うらた撞個正著。


「哇!?痛……」




「啊抱歉抱歉……!」


被撞到的うらた差點跌坐在地上,還好被坂田即時拉住,但瘦小的身軀就這樣恰好被拉進懷裡,うらた本來想趕緊掙脫的,坂田卻遲遲不鬆手,看在其他人眼裡就像普通再不過的景象,對うらた來說,心臟不安分的跳動,撲通撲通的聲音彷彿大得全世界都聽到似的,想當然臉早就通紅不已。


「うらたさん果然是男的呢。」


坂田沒有放手,只是抱著他,うらた很想推開卻又做不到,不光是力氣的差距,心裡也不想離開坂田,每分每秒都希望和他在一起,兩情相願什麼的うらた並不奢求,至少不要被討厭就足夠了。是男的就不會喜歡上了嗎?的確這個時代是不被允許的,但喜歡上了就是無可奈何。


うらた差點就要脫口而出,只能硬生生吞了回去,放開懷抱後,兩人進去了熟悉的房間,四周安靜得嚇人,就像暴風雨前的寧靜,うらた不像往常開始聊著今天的一切,靜靜的低著頭不發一語。


「……怎麼了嗎?うらたさん?」


不習慣這樣沉悶的氛圍,坂田忍不住問了,臉上滿身擔憂的神情,うらた沒有回答,他不想告訴坂田實情。早上在接待客人時,明明已經夠小心翼翼了,但這個客人等不及解決慾望,扯掉うらた幫他繫在眼上的綁帶,蠻橫的將他壓在床/上,更糟糕的是,在做完後客人才吃驚的發現自己上的不是女人,一氣之下就把うらた的事全對管理員告了狀。如果給坂田知道,一定會讓他惹上更多不必要的麻煩。


「坂田,喜歡我嗎?」


聽到喜歡兩個字,坂田有了反應,並不是有了女人之類的緊張,而是他對戀愛的事想當不擅長,就連和女人搭話都要有十足的勇氣,但男人的話?目前還不是很能接受愛情上的,不過和うらたさん一起時,心情總是特別放鬆,但沒有讓他感到心動?坂田不了解自己的心情究竟是如何,也就無法草率回應。


「做為朋友的話?」


曖昧的回答還是刺傷了うらた的心,就在剛才被發現後,管理人下令說明天開始要禁閉自己,在うらた百般央求中才放過這一天,結果鼓起勇氣和坂田告白得到的是優柔寡斷的回答,雖然他知道這是有極大可能的,但多少無法接受,尤其這種含糊不清的回答更是讓人難受。


都已經說出來了,也是最後一天見面,被討厭也無所謂了吧?這就是自己的命運,被人蹂躪後就隨意丟棄,一輩子都沒辦法逃出名為吉原的鳥籠。


「我只是和你玩玩的,想說能不能利用一下。」


才不是,坂田是我第一個值得相信的人啊。


「不要再過來了。」


對不起。


坂田不敢置信的看著うらた,手自然的放開了他,眼前的他像極了女人,細長誘人的眼睛,白皙透亮的肌膚,就算摘下假髮也還是不像一般人認為的男人,而且うらた的眼神也不是希望坂田走的樣子,為什麼會說出這種話?滿腔疑問的坂田也無暇多加思考,在一時錯愕中還是順了うらた的謊話。


「う、うらたさん是這樣想的嗎?」


當下就算覺得是騙人的,坂田還是浮出了一絲不悅,うらた冷漠的點了點頭,完全低著頭不想看他,怕一瞄到坂田,自己的情緒就會潰堤,另一邊,坂田則是直盯著比自己矮一截的人,不知道該和他爭辯還是默默離開,安靜了半晌,坂田選擇了後者,直接關上門就往外頭走去,留下うらた一個人在房間裡哭泣。


那天夜裡,連晚飯也沒有的うらた坐在窗邊,街上暗黃的燈光及繁雜的人群都是他羨慕的,窗台放著坂田帶來的小飾物,每個都有繽紛的顏色,與自己的心情簡直天差地遠,就連罕見的好天氣也在嘲諷自己。


不久後幾個人走了進來,二話不說就帶走了うらた,如今抵抗也沒有意義,最重要的人都已經被自己拋棄了。被帶到了一間積滿灰塵的倉庫,兩個跩著うらた的人粗魯的將他扔到地上,拿起繩子死死綁住他的雙手,管理人蹲下與うらた平視,突然一記厚實的拳頭向他臉頰揮去,接著兩次、三次都痛得嘴角滲出血來,但他不可能回擊也做不到,一切對他來說就是自己活該、自作自受。


「別給我們店裡丟臉啊,渾蛋。」


說完,管理人站了起來,將門深鎖後就離開了,裡面暗得沒有光照進,瀰漫的粉塵十分嗆鼻,うらた無力的靠在牆邊 身體和心裡都幾乎要不堪負荷,薄弱的意識只想著坂田,沒多久就睡著了。


『咚!咚!咚!』


不知道過了多少個小時,門突然傳來了巨大的聲響,うらた吃力的坐起,想要走去用木門的縫隙窺視,卻連這樣的力氣都沒有,門外的人似乎很著急想進來,但這裡的人很少來裡面,更別說有人願意救自己。如果是坂田呢……?不可能的,再怎麼仁慈也不會對一個厭惡自己的人伸出援手。


不斷敲門的聲音停了下來,うらた正以為對方放棄時,門在自己面前破了一個大洞,飛散出細碎的木屑及幾片木板,像是電影情節一般,自己奢望的人真的出現在面前,坂田看見臉上都是傷痕的うらた,馬上小跑步到他身邊,用手帕將嘴角的血漬擦了擦,心疼的眼神全寫在臉上。


「我都聽說了,對不起,沒發現到うらたさん的痛苦。」


不要跟我道歉啊。


坂田先把うらた雙手綁住的繩子鬆開,手腕已經被纏得有了瘀青,看到了這副景象,坂田心痛得幾乎快哭了出來,但身為一個男人是不能輕易掉淚的,只好抱緊うらた讓他看不到自己紅鼻子的臉,幾秒鐘後,對方也伸出手來回抱,顫抖的手揪住坂田的衣服,不只是手,整個瘦小的身軀都在微微發抖。


「很、很可怕啊……!如果沒人來的話,我是不是會死掉……」


從進去吉原後就有這種感覺了,如今被監禁在這裡,うらた更是覺得害怕,每天都過著心驚膽顫的生活,一有什麼差錯都會被管理人罵得狗血淋頭,甚至是毆打,什麼樣的懲罰都有,對於突然出現的坂田,うらた認為他就像是救世主一樣,卻連這個奇跡般出現的人也和自己道別。


坂田更用力的擁住了うらた,深怕一放手後就再也不能見面了。在沒見面的這幾天裡,坂田總覺得少了什麼,沒有一起歡笑、沒有一起輕快的唱著歌、沒有うらた在身邊,一切突然變得無聊至極,每天都在窮擔心著他有沒有事,甚至一想起兩人談天的畫面就會笑了出來。這樣算是喜歡嗎?坂田壓根不知道,但只有一件能確定的是:自己需要うらたさん,而うらたさん也需要自己。


「來我家吧。」




「嗯……哈啊!?」


緊緊擁住的雙手鬆開了點,うらた訝異的抬頭看著說出讓自己又驚又喜的話,的確這裡是可以將妓/女買回家的,但金錢可是想當可觀的,加上自己已經不是這裡的人了,能不能出去更是不知所措。


「我想了很久最後才知道,我不能沒有うらたさん。」


坂田的一字一句中帶著真誠,說著比告白還要更害羞的話,うらた的臉頰一下子唰地漲紅,明明之前還沒和他見面時不也活得好好的嗎?突然之間就說了像結婚宣言一樣,驚喜之餘就是慌張,心臟撲通撲通的一清二楚,隨後鎖在眼眶裡的淚水忍不住潰堤,只好趕快用衣袖遮住自己哭泣時醜陋的臉龐。


「但是……我是男的、又不可愛、也不能為你做些什麼啊……!」


うらた將頭輕靠在坂田胸口上,嗚咽的聲音不時傳來,從進來這裡的10多年,自己再也沒有跨出去這裡一步,每個男人都是為了解決性慾而來,都說著自己可愛、很美麗,但一做完就拍拍屁股走人,坂田非但沒有如此,還每天不辭辛勞的過來,甚至像現在來拯救陷入深淵的自己。


如果這也是騙人的話,至少現在也讓我相信吧。


「但是我想跟うらたさん在一起啊!這也不可以嗎?」


淚水浸濕了坂田的衣服,抽泣聲聽得令人鼻酸,坂田不瞭解以前うらた究竟過著怎樣的生活,甚至連一個客人都沒有看過,雖然一無所知,但在聊天的過程中,一直都是開開心心的,不知不覺中,已經不能沒有他了,1天24小時都在想著うらた的一舉一動,像得了什麼怪病似的。


「好嗎?一起離開這裡吧?」


坂田撐起うらた的臉頰,將臉上些許灰塵抹掉,面前這個人溫柔得過分,如果沒有坂田的出現,うらた不知道該何去何從,被抓到時又會發生什麼?完全不敢想像沒有他的一切,對うらた來說,坂田是重要的救命恩人,更是一見鍾情的男人,這是活了26年從沒經歷的事情。


「好……」


聽到うらた的回答,坂田滿意地笑了笑,將他拉起來後就沒有放手直接走去和管理員說清楚,因為他在這片地方算是有聲有勢的少爺,管理員也不敢再多說什麼,還對坂田恭恭敬敬的,那種樣子令人厭惡至極,從頭到尾都躲在坂田身後的うらた看著發展過快的一切,覺得像是做夢一樣,彷彿上一秒還活在水深火熱中,下一秒就被救贖了,喜悅的淚水忍不住又開始撲簌而下。


「誒!?うらたさん!?」


一轉頭就看見用長袖拭著淚水的うらた,難道是不願意嗎!?坂田慌張得不知所措,情急之下伸出手將他在眼角的眼淚擦拭掉,淚眼汪汪的雙眸看著自己,一瞬間坂田心臟快了一拍,隨即又恢復正常,對方沒有露出難過的表情,而是微笑的看回來。


「沒事……只是、很高興。」


出了這裡,能看到之前只能透過小窗的景象,也能親自去體驗,混雜在人群中逛街、吃美食、去夏日祭典,加上這些種種都能和最喜歡的人一起,就算自稱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也不為過。


今天的吉原也下著雨,唯一不同的是,太陽也與之高掛著。




-完-




先謝謝喜歡的大家家


最近大概さかうら一直線吧 也想試試看うらさか不過僅限心靈(極限)


1月是寫文的好月♪(´ε` )(期末考呢


順便問大家喜歡看短文還是長篇??



评论

热度(41)

  1. 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ㄒ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