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

神、人、与相绊之缘 01

沈沈沈肆雨:

看文须知


——人也好,物也罢,皆有“缘”。

“缘”,可完美牵连起某人某物。

 
 
 

追寻此牵绊,痛苦、悲伤、欣喜快乐之事尽环绕其中。

有人谓之“命中注定”,有人称为“机缘巧合”,也有人说这是“神的指引”。

说“缘”,是神明引导的产物……你信吗?——

【人之子与诸神】

 
 
 
 
 

——那个本丸有”污浊“

 
 
 
 
 

是人类,即审神者制造的污浊。

 
 
 

与历史修正主义者的战况愈加激烈,政府自然而然地强迫起少数有能力的人成为审神者,并禁止其重返现世。

谁都知道,这是迫不得已而为之。

但即使审神者理智上理解,说到底,身为诸神包围中唯一的人类,心理出现问题,也是某种”必然“。

对于自己这些寄身于刀剑的付丧神部下,有人实施暴力,有人强制行军,还有人规定必须侍夜。

审神者的此番行为,逐渐腐蚀了·身为付丧神的刀剑们。

按理说,刀剑无法违背主君,也就是审神者的命令,只能忍受这些蛮横无理的行为。

但既然他们抱有自我意识,受到伤害,自然会对审神者心怀怨恨。

最终,这些对审神者的怨恨层层堆积沉淀,演变成抑制不住的漆黑”污浊“。

再之后,怨恨爆发,不知何时出现了对主君动手的刀剑。

此事最头疼的是政府。本来就凤毛麟角的审神者变得更加稀少,无法与历史修正主义者抗衡。

政府苦恼着如何能得到更多的审神者,开始从过去的时代秘密掠走灵力高强的人类,将他们培育成审神者。

这些从过去被掳来的人类,一无所知地继承了没有前任的本丸。

——审神者已死的某个本丸,自然位列其中。

 
 
 

这个前任的审神者虽然不曾强制侍夜,但喜好用暴力统领刀剑,时不时折断些剑。

 
 
 

就在前些天,他死在了正面袭击了本丸的历史修正主义者手下。

刀剑们打赢了作为敌人的历史修正主义者,同时因审神者的死而欢呼。

没法亲自下手,有点遗憾。但自此再不用承受那些痛苦的折磨。

重要的兄弟朋友们,再不会被折断。

再不用紧跟着人类!

对审神者的愤怒、怨恨与憎恶,并未消失。

已经看透了这些审神者了!!——刀剑们无视了侵蚀身心的缺失感,疼痛的身体相互倚靠着伙伴。他们在本丸深处,这不知是否还会有人类到来的场所,等待着前任审神者灵力耗尽、自己消失之时。

但是——

——本丸通告。今日之后,会有新任审神者到来。

 
 
 

侍奉其,与历史修正主义者战斗。

受伤的刀剑们因政府的通告怒气冲天。

 
 
 

别开玩笑了!!

和审神者同流合污、无视我等惨状的政府,事到如今还想干涉我们吗!!——有谁,握紧了作为自身本体的刀剑。

——干脆,把新任的审神者斩断吧。

 
 
 

杀了审神者,把头颅送还给政府,说不准我等的痛苦,终究能被理解。

 
 
 

这样的想法传遍本丸,相对轻伤的刀剑自告奋勇。

他们望眼欲穿地等待着新任审神者穿过本丸大门,踏入宅邸。

——但左等右等,看上去像新任审神者的人类都没有现身。

 
 
 

刀剑们感到困惑。

 
 
 

已是黄昏,从上午等到现在,有8小时了。

难不成是政府通信失误,审神者压根不会出现?刀剑们的心中划过一丝喜意。但现在已不是过去冷兵器的自己能大显身手的时代,在如今,基本不可能有通信上的失误。

那是为什么?

也许他正在门外等待迎接。

如是如此,这审神者未免太过傲慢。

……算了。人类不都是这样么。

那便如他所愿,把人迎进来好了——之前自告奋勇的几位刀剑手拿本体,驱动沉重的身体走出玄关。

他们踏上干涸的土地,不经意间,感到大门外似乎有清冽的空气在流动。

刀剑们浑身一震,不顾一切地跑向门外。

但出了大门,哪都没有审神者的身影。

错觉吗……并不。

安稳而清凉的甘美灵力,正包裹着自身。

只是这气息的主人至今没有出现,太奇怪了。

在本丸中等待的石切丸可能会知道什么——他们掉头走回本丸,发现门柱旁有一个小小的人影。

刀剑们对视一眼,悄无声息地靠近那个人影,吃了一惊。

——一个纸箱。和一个瘦骨嶙峋的幼小身躯,背着黑双肩包。

 
 
 

这无疑是个小孩子。抱着膝盖,蜷缩成一团睡着。

 
 
 

——被“前面”的叔叔拖拽着,抓着手。

又来了

 
 
 

又要被送到下一个,见都没见过的的爸爸的“亲戚”家了吗?

……又得,遭到”叔叔“一家的冷遇吧。

再也不想,变成谁家”多余的存在“了……

前面有个穿黑色衣服的叔叔。

一定就是新的“亲戚“。

拉着我的叔叔笑道:”这家伙总算有点用了啊。“

他破破烂烂的黄牙漏着风,满嘴烟味。

第一次看见叔叔的笑脸,我悄悄笑了笑。”笑什么!“他打了回来。

这次换成了黑衣服的叔叔拽着手。

”——接下来,你会住在一个叫”本丸“的地方。那里有很多大哥哥们,请和他们好好相处。”

 
 
 
 
 

奇怪。

 
 
 
 
 

居然用敬语。好像我身份更高一样。

“那么,请多保重——”

 
 
 
 
 

◇◆◇◆◇◆◇◆◇◆

 
 
 
 
 

——咚!

 
 
 
 
 

“唔……”

 
 
 
 
 

后背突然撞了一下,孩子醒了。

 
 
 
 
 

几双眼睛冷冷地看着他。

“——喂,这孩子不会是……”

 
 
 
 
 

“有可能……”

 

“为什么——”

 

——他们就是,“本丸”里的,“大哥哥们”吗?

 
 
 
 
 

在说着大人的对话吧。好难懂。

 
 
 

孩子想,他们无非是在说“为什么我们得收下他”。

这样的话,听了伤心,不如不听。

装成听不懂大人说话的小孩子。但招呼,还是得打——忍着后背摔到地板上的疼痛,孩子努力站起来,对着“大哥哥们”打了招呼。

“——我是……夏目。从今天开始,请多多关照。”

 
 
 
 
 

数双眼睛的凝视中,孩子——夏目认认真真地鞠躬行礼。

 
 
 
 
 

◇◆◇◆◇◆◇◆◇◆

 
 
 
 
 

“——从今天开始,请多多关照。”

 
 
 
 
 

药研藤四郎一眨不眨地凝视着说完话行礼的”夏目“。

 
 
 
 
 

小。太小了。

这个人类,比自己这些外貌稚嫩的”短刀“,还要幼小得多。

让这么小的孩子当审神者,政府已经无药可救了。

——话虽如此,真是个漂亮的孩子。

 
 
 

被唤作付丧神,其实为神的我等包围,也毫不逊色。

 
 
 

帽衫与长裤下,有瘦小的身躯,膝盖、手臂、脸颊各处贴着的纱布和裸色创口贴,让小孩的皮肤显得更加苍白。

眸色、发色浅淡。给人淡漠的感觉。

睫毛纤长,眉目清冷,薄唇。对孩子而言,这相貌太过端正,让人觉得凉薄。在无法信任人类的药研、与刀剑们的眼中,显得有几分冷傲。

把夏目引入大厅的和泉守兼定恶意地说,”哈,瞧这冷眼。“

四周的刀剑们,也嘈杂地说着什么傲慢、不可爱。

——但药研在意的不是夏目的外表,而是他说的话。

 
 
 

没有审神者就没法找到刀剑。

 
 
 

同样,没有审神者,亦无法疗伤。

由此,如果是这个本丸的“主君“,该说”今天开始,我来照顾你们。给我过来吧。“之类(虽说并不想听到)的话。

——嘛,不管说什么,我们都不会听的。

 
 
 

药研皱眉,弯起唇角。

 
 
 

眼前这孩子,恐怕什么都不知道就被带过来了。

那么,现在最该做的,就是把这可怜的孩子,赶紧丢回父母的身边。

药研尽可能和气地跟夏目搭话道。

”——夏目是吧。我不知道具体情况,但你八成搞错了什么。“

 
 
 
 
 

所以赶紧给我回到你老妈身边——周围的刀剑们听懂了药研想说的话,一致同意道。

 
 
 
 
 

但夏目垂下眼眉,看上去很困惑。

”——叔叔什么都没说……吗?“

 
 
 
 
 

”没有诶。“

 

听到这好像在刁难的语调,夏目垂下头,抓住衣角。

 
 
 
 
 

”——不在,了……“

 
 
 
 
 

”恩?“

 

”……爸爸,和妈妈,都不在了。“

 

没听叔叔说过吗……?——不仅是药研,四周的刀剑们全部微微睁大双眼。

 
 
 
 
 

哥哥和姐姐呢? 这么问道。夏目只是摇头。再问祖父和祖母,他紧紧闭着嘴。

——原来如此,对政府而言,这个身边没有好心”亲人“的孩子,正好来当”审神者“。

 
 
 

这“叔叔”卖了夏目,从政府那拿到一大笔钱,高兴坏了吧。

 
 
 

这样一来,若是把夏目赶出去,他将无处可回。

再怎么厌烦人类,赶走比自己幼小的孩子,还是莫名的过意不去。

干脆把纯白而这一无所知的孩子,驯养成一个听话的“审神者”——刀剑们对视一眼,发出嗤笑。

“——这不挺好的?”

 
 
 
 
 

“啊啊。”

 

“对啊。”

 

“你喜欢的话,就在这儿过吧。”

 

“留下来。”

 

数声只是敷衍了事的欢迎。

 
 
 
 
 

看着垂下眼睛,认真点头的夏目。刀剑们暗自窃笑起来。

◇◆◇◆◇◆◇◆◇◆

 
 
 
 
 

——夏目被带到一间单调冷清,落灰且有霉味的和室。他蹲下,缩成一团。

 
 
 
 
 

在这呆着就好。他们对他说。

 
 
 

喜欢就留下吧。他们对他笑。

他们肯定不想让“多余的”自己,加入这个家。

“——噗,还都是些,打扮绚丽的人。”

 
 
 
 
 

——而且很温柔……

 
 
 
 
 

就算是假的,也很高兴。夏目的脸颊染上红潮。

 
 
 

……他注意到这个家的脏污,和淡淡漂浮着的锈味。这些接受了自己的人,身上都负了严重的伤。

“好像,很疼……”

 
 
 
 
 

自己的行李都放在纸箱里,那里有创口贴。只凭这个,没法治愈他们的伤吧。

 
 
 
 
 

太可惜了。

“希望能早点好啊。”

 
 
 
 
 

夏目深知受伤的疼痛。

 
 
 
 
 

他被妖怪恫吓,在惊恐中跌倒。膝盖和手肘留下了擦伤。同学大喊自己说谎,他在争论中被殴打,脸上被打得内出血。

很疼,很疼。

但比起这些,身上缠着绷带的他们,应该更疼。

还有卧床不起的人。

所以啊——

”——痛啊,痛啊,飞走吧……“

 
 
 
 
 

他们温柔地,收留了无家可归的自己。一天也好,希望这些伤能尽早治好。

 
 

幼小的夏目在房间里相对干净的角落躺了下来,抱紧自己的书包,闭上了眼。

——此时无人知晓,这微小的愿望将在以后,结出名为”邂逅“的缘。


评论

热度(97)

  1. 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沈沈沈肆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