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

【soramafu】《我想要的未来》(六)

冬浔:

#そらまふ

#短篇

#娱乐圈架空设定——歌手x经纪人

#勿代三

#OOC有

#缓慢更新


【上篇戳我】

(一)

(二)

(三)

(四)

(五) 


Section 6

 

睁开双眼的顺瞬间,眼前的白色似乎有些刺眼。长长的节能灯管被灯罩罩住,从天花板上悬挂下来将室内照亮。空调输送出的暖气将室内保持在一个令人舒适的温度,与窗外的温度差距过大导致窗户上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蒸气,使得窗外的景物从室内看上去那样朦胧模糊,就连远处的灯光也成了光晕一般好看的样子。

 

まふ愣愣地看着天花板,有些愣神。他将手抬起,试图揉一揉自己视线有些模糊的双眼,却发现手背上插着管子,用力的时候传来了阵阵刺痛的感觉。

 

“你醒了?”还没有彻底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从记忆中调动出来,熟悉的男声便从床的一侧传来。

 

身上依旧穿着之前的那身衣服的そらる脸上带着担忧的神情,在看到まふ有所动作之后下意识地将手机翻过来放在了床上,微微站起身凑上前,一系列的问题随之抛出:“感觉怎么样?头还疼吗?除了手臂和额头的擦伤之外还有哪里觉得疼的吗?”

 

まふ看着突然凑近的そらる,有些不自在,咳了两声之后そらる似乎也意识到了まふ的尴尬,于是渐渐直起身,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面对媒体的时候会露出的标准微笑。

 

“我没事。”まふ将原本放在被子中的右手抽出,伸到眼前对着光查看了一下,白色的绷带将他的手臂缠起来,似乎还有淡淡的血迹从里面渗透出来,却意外地感受不到痛楚。

 

站在一旁的そらる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躺在床上的脸色有些苍白的まふ,还有他红色的瞳孔中露出的疲惫,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再三思量了之后才开口道:“医生说你有一些轻微的脑震荡。”

 

闻言,まふ将手放下,在和床接触的时候发出了一声闷响,却无法打破这份安静。

 

まふ眨了眨眼睛,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微微张开的嘴上扬,似乎并不在意そらる刚才说的话语:“是吗,这样啊。”

 

漫不经心的态度让そらる有些震惊,まふ脸上轻松的表情也出乎了他的意料,这样看起来对自己的身体一点都不在意的态度成功点燃了そらる心中的怒火:“什么叫就这样?你难道就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身体吗?你不知道即使只是轻微的脑震荡也是很严重的吗?你难道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最后的一句反问在脱口而出的瞬间,そらる便已经后悔,回过神来之后,他抿了抿嘴唇,想要张口解释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解释些什么。

 

“是吗。”まふ的眼神有些无神,呆呆地看着另一侧的窗外,似乎有些自嘲地笑了笑。

 

「你到底是担心我,还是担心今天发生的事情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刚才……”平复了自己的心情,まふ转回了头,将视线停留在そらる的身上,却没有要与他的眼神有所接触的意思。

 

“你放心,公司那边已经处理好了,按理来说应该是不会被曝光出去的,当时在场的媒体也已经安排好了,你的假我也帮你请好了。”不过是几个小时之内发生的事情,却好像已经过去了很久,そらる依稀记得当时まふ在人群中倒下的那个瞬间投向他的那个眼神中蕴含的感情,也依稀记得自己推开人群将他从地上抱起的时候,那几乎下一秒就快要消失的感觉。

 

其实まふ想说的是:刚才你没有受伤吧?

 

「果然,我怎么样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比起在意我可能还是更加在乎自己的未来和前途吧。」

 

まふ别开了一下自己的视线,虽然这么长的时间以来他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的是そらる和自己已经没有关系的话语,却不能将潜意识中的想法和回忆彻底抹去,一阵阵的酸楚和难过翻涌上来。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哽咽,下一句话说出口的瞬间声线也有些颤抖。

 

“那就好。”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哽咽,话说出口的瞬间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声线也有些颤抖。

 

まふ轻咳了两下,一只手撑在床上坐起,没有理会想要上来扶住他的そらる,四下环顾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要找手机吗?”

 

まふ点点头,看着そらる从自己的裤子口袋中将他银色背壳的手机掏出递给他,在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消息和那么多的未接来电之后有些紧张地看了一眼そらる。

 

そらる很显然也是猜想到了まふ想要说的,露出一个安慰的微笑之后挑了挑眉,装出一副不在意的神情:“放心吧,我对你的手机没兴趣,就连电话来了我都没有接,但是看他打了那么多个,我想你还是回一个比较好。”

 

まふ划开手机屏幕,没有给そらる看到他解锁密码的机会便开始回复手机中的消息,还没有完全恢复清明的视线看屏幕上的东西还有些模糊,却没有给他恢复的时间了。

 

他的手指在屏幕上快速点击着,不断切换着软件的界面发出一条条消息,把一切都安排好之后才抬起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也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そらる的目光似乎一直聚焦在自己的身上,抬起头将自己的视线对上他的,眨了眨眼睛,不带有任何感情,看起来却有些呆呆的。

 

“我要打电话了。”丝毫不掩饰的逐客令被まふ下达,话音未落他便拨出了电话,电话那头的拨号音也很快传来。そらる耸了耸肩之后转过身,为了强装精神而睁大的眼睛在这一瞬间放松下来,转变成了半眯起的状态,眼底掩不住的疲惫也完全展现出来。

 

“まふくん!”电话那头友人的声音通过电话听筒传到了まふ的耳中,总是让人听了就会有好心情的声线中似乎融入的是焦急。

 

“我没事,你放心吧。”まふ嘴角噙着笑,带着安慰的语气说道。

 

电话那头的友人也算是放下心来,随后转换成了小心翼翼的语气,似乎在担心まふ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反应:“那个,你有没有看新闻啊?”

 

听到友人的话语,まふ的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似乎也是猜想到了什么,眉间微微皱起,有些长的额发似乎快要扎进眼睛里:“还没,怎么了吗?”

 

“这件事情你们公司没有压下去吗?我也是看到了新闻才知道你受伤的消息的,不过你没事就……”后面他说了些什么,まふ也不记得了,突然响起的耳鸣声让他头疼到几乎脱力,握在手中的手机也因此而从床上掉落到了地上,在安静的空间中回响着。

 

まふ闭上眼睛,突如其来的眩晕感让他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眼前的黑色也让他感到不适,却没有睁开眼睛的力气,也没有力气抬手按下护士铃。

 

听到声响之后推门而入的そらる脚步有些急促,在看到神情痛苦的まふ之后冲上前,大步跨到窗前一只手附在了他的肩膀处,另一只手探向了一旁的护士铃,安抚着让他躺平。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まふ微微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そらる毫不掩饰地写满了担忧和着急的脸庞。

 

-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

 

明月高高地挂在天空中,周围安静得没有丝毫的声音,就好像他失去了听觉一般,什么都听不见。

 

床边意料之中地没有他的身影,まふ挣扎着撑起比起先前似乎更加沉重的身体,将放在床头柜的纸张拿在手中,接着透过窗户照进室内的淡淡的月色辨认出了上面的字迹。

 

像是小学生字体一样,和他整个人散发出的气质都不同,甚至可以说有点幼稚。

 

『我先回公司了,醒了之后按护士铃,再给我发一个消息,事情我会处理好的,放心吧。

——そらる』

 

短促的冷笑声将这份空间中的安静打破,まふ将握在手中的纸条撕碎叠起来放在了原先的位置,拿过了手机按下按键。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锁屏背景还有解锁密码在此时此刻看起来都有一些讽刺。

 

「比起前途和事业,我算个什么。或者说,从一开始,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个笑话吧。」

 

上级发来的短信向他说明了一切,关系还算不错的同行也发来了各种各样的消息,就连很多熟悉的媒体也在发来慰问的同时试图从他这里能够挖出一些八卦,未接来电的数量也是多到了一定的程度。

 

选择了其中的一些回去了消息之后,まふ将自己扔在了床上,医院的消毒水味道充斥了鼻腔,柔软的枕头将他包裹起来,耳边细碎的头发扎进了皮肤,有些刺刺的。

 

打着哈欠的值班护士推门而入,打开了灯的同时换上了标准的服务微笑,例行检查了之后用温柔的语气说道:“目前的情况还算可观,但还是要进行进一步的观察。”

 

低头在手上的板子上写着什么的护士看起来十分专注,まふ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微微抬起头,试探性地问道:“那大概什么时候能出院。”

 

“最早也要下周。”

 

“不能以前出院吗?我现在觉得没什么大碍。”まふ扯了扯嘴角,依旧没有什么血色的嘴唇看上去带着淡淡的粉红色,原本便白皙的皮肤看上去更加苍白,几乎要和他银白色的头发融为一体。

 

“不行的哦,而且你朋友在临走之前也叮嘱我们要好好关照你,所以……”刻意拖长了的尾音听起来有些刻意,想也知道她口中所谓的朋友是在说そらる。

 

まふ乖巧地点点头,关上门的瞬间,室内再次恢复了安静。

 

手机屏幕发出的光线冰冷不带有丝毫的温度,给黑暗的室内带来了些许的光芒,将まふ的脸照亮,看起来惨白惨白的。

 

放大加粗的字体占据了屏幕了大部分位置,为了吸引路人的注意力而充满了噱头的标题总是让人嗤之以鼻,却在看到大多都是相似的内容之后兴致索然地关闭。

 

大部分的报道都没有什么关键性的内容,甚至有的连他的身份都写错,まふ稍稍松了一口气,这才感受到了头部和受伤处传来的阵阵痛感,不禁皱了皱眉。

 

未知的号码发来短信,まふ狐疑地点开,深蓝色的字体配上下划线,并不熟悉的网址看起来像是诈骗信息一样,原本打算无视,却在看到对方下一条发过来的消息时停下了手上即将点向删除按键的动作。

 

『点开看看,你不会后悔的。』

 

不像是诈骗信息。

 

まふ看了看手机屏幕上方显示的时间,已经是午夜时分,寒冷的冬日夜晚,大街上没有什么人,就连总是在深夜出现的飙车族也没有了踪影。

 

不知名的小网站上发布的爆炸性新闻,红色的标题看起来有些刺目,却涉及了所有大型媒体没有揭开的事实。

 

まふ的手开始有些颤抖,引言部分便将他的身份一五一十地说明,就连他接手そらる的时间都写得一清二楚,甚至连多年之前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都没有放过。

 

まふ呼吸的速度慢了下来,几乎有些呼吸困难,手指在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开始颤抖。不管过去了多久都不愿意看到的东西出现在面前,他下意识地想要逃避,可是不能。

 

文章中将他多年前和そらる一起被拍到的牵手的照片,以及当时揣测他们之间关系的用词有些难堪的新闻都挖掘了出来,还附带着放大的脸部对比图,就连这次拍到的照片都选择了能够把他和そらる的表情拍得十分清晰,而且是足以让人遐想连篇的眼神。

 

他是不是该感谢这个拍照技术一流的狗仔。

 

『旧情复燃,或是地下恋情终于曝光?花泽熏该何去何从?まふまふ到底为何方人物?』

 

如同连载小说一样充满了悬疑成分的文章末尾,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他们之间复杂的关系。

 

屏幕因为没有接收到指令而降低了亮度,很快便暗下来,室内也因此而再次隐匿于黑暗。まふ有些脱力地垂下手,冰冷的手机不带有任何温度,从手心传到了全身,似乎连室内的空调都失去了作用一般,浑身上下都染上了寒冷。

 

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甚至可以说,连まふ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和そらる之间,そらる和花泽熏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他也需要有人来告诉他。

 

可是没有人。

 

网络发达的时代,信息的传递总是出人意料的快,各大主流媒体也很快将这件事情的报道和多年之间的联系起来,好不容易没有消息进来的手机再次开始了运作。

 

原本听起来能给人带来好心情的铃声也终究是变成了烦人的存在,即使那是そらる唱的まふ最爱的歌。他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手臂也因为动作的牵扯而传来了痛感,不过这对他来说已经不算是什么了,反倒是心脏传来的阵阵不容忽视的微妙的感觉,更让他在意。

 

不是心痛,也不是心酸。

 

或许是两种感情夹杂在一起。

 

まふ最终还是选择了逃避,将手机开到了飞行模式,拒绝接受任何人的电话和短信,社交软件的消息提示也关闭,手机再次恢复了安静。

 

医院后方的火车轨道上即将有火车驶过,警示灯有规律地发出了提示音,听起来竟然有些悦耳。

 

まふ将自己放松躺在床上,任凭自己的头发被空调输送出的风吹动变得杂乱不堪,也任凭各种各样的人给他发来消息。

 

他思考着自己的内心,也猜想着现在不知在何处的そらる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那句『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即可抛。』似乎是得到了印证,可能现在大半个娱乐圈都在寻找他到底在哪里,也在到处搜索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可能まふまふ这个名字再一次带上了不一样的色彩。

 

似乎过了很久很久,时针走过了一个不小的角度,分针走过了好几圈,秒针不知停歇的运动着的多少秒,まふ突然从床上坐起,关闭了飞行模式,看着自己电量所剩不多的手机,翻开通讯录找到一个熟悉的电话发去了短信。

 

『我申请辞职,辞呈会在几天之后以信件的形式寄到公司,对不起。』

 

『还有,请暂时不要告诉他。』

 

『也不要来找我,我很好。』

 

T.B.C.


————————————————————


不算是后记的后记

 

  感谢阅读!

 

  原本说好要在暑假结束前最后更一次,结果因为最后几天实在是忙到了爆炸,也是在今天忙完了之前堆积的所有的事情之后写出来的。

  怎么说呢,原本是打算悄悄地把这篇给坑掉的,原因应该很多人都能感受到?这是我早期的作品了,是我自己回过头去看都想打死我自己的作品,ooc很严重,剧情也很老套,但是既然有那么多人来催我这篇,我也是完全惊讶。

  行吧,你们想看,那么我就写。

 

  写了w不要再说我不更新了w

  虽然这次更完,下次更新就是很久之后了w

 

  堆积了很多短篇没有写,想要开大,但是做不到,很糟糕的冬浔。

 

  以后再也不敢轻易开长篇了,前文和后文的连贯完全做不到,风格也差了很多的样子。我的长篇和短篇会是两种感觉,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感受到,也可能只是我个人的感觉,并不是很明显。

  暑假已经结束了很多天了,学业的压力突如其来,没有空调的教室和昏昏欲睡的课堂总是让我无所适从,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会低浮上,抱歉。

  想写的东西有很多,但是写不出好的感觉,自己也不是很满意,也没有足够的时间。

  我的手癌还是严重的,打字快起来错别字和病句也会很多。

  原谅我!!!

  会找个很空的时间专门把我的文章都重新看一遍,然后挑一下错别字改一下不合理的地方,希望这一天能快一点到来,最近太忙啦!!

 

  废话很多,感谢阅读!

  以上!

  开学快乐www


微博:uni_冬浔

评论

热度(71)

  1. 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冬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