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

【そらまふ】Scar

就是隻海膽狗😂:

▶mafu墮落天使設定

▶謝謝兔子超美的圖;;!圖走→微博


✾✾✾


01

 

  滿室書櫃之間,軟椅子上陷著一個深藍色的身影。幽暗寒冷的房內,唯獨和煦的陽光斜落在他的書頁上,畫面宛如神靈故事裡頭描繪的莊嚴和聖潔。偌大的空間裡一片安謐,只有偶爾翻過紙掠起的沙沙聲響。

  「そらるさん,很喜歡關於奇幻傳說的書?」身後猝不及防多出了有別於太陽的溫度,耳邊輕語的聲音打破寂靜,一雙手親暱地攬過他胸前,雪白髮絲與他的深藍交錯。眼角餘光裡,他瞥見那淡粉唇瓣一抹微笑。

  「是啊,」他挪動身體,空出身旁的位置給對方,「挺好看的。」

  倚靠在自己肩上的人閉起雙眼,懶洋洋地嗯了聲,枕著他的手臂,鼻腔裡縈繞男人身上的清香,「そらるさん相信天使嗎?」まふまふ指尖點在字句上一個字樣,細長的睫毛帶動眼簾微敞,唇角蕩漾嫵媚百生的角度。

  そらる手指纏繞他鬢角細碎的髮,漫不經心擺玩著,「不知道呢,說不定有一天遇見就相信了。」

  「那そらるさん覺得墮落天使很壞嗎?」

  そらる眨眨眼,眼底稍顯趣味的溫潤對上まふまふ,「真難得你會對這種話題感興趣,我還以為你不喜歡。」

  「我只是興趣不大,不過因為そらるさん真的很喜歡這類型的故事啊。」まふまふ紅玉的雙眸落在書頁上墨黑的鉛字,「多少會好奇嘛,そらるさん是怎麼想的。」

  「嗯……」そらる故作思忖,まふまふ認真的神色反倒讓他起了玩心,「如果你主動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他眼裡泛著狡黠的笑意,向まふまふ開條件,惹得まふまふ一張小臉倏地羞澀成可人的嫣紅。

  「開開開、開什麼玩笑!上次そらるさん也這麼說,然後……然後……」他想到之前這麼做之後就對方獸性大發,當場被壓在地上辦了一回,頓時害臊得說不出話來。

  「嗯、然後呢?」そらる被他這麼個樣子逗得樂不可支,把人拉在懷中親親咬咬玩了好一陣子,最後是まふまふ喘不過氣才叫停。

  暫時休戰,整個空間回歸無聲。

  沉默注視著まふまふ,そらる忽地伸手,捧起那白裡透紅的頰一下輕吻,低聲在頰後的耳畔說了些什麼。まふまふ聽了,銀鈴的笑聲又打破寧靜,像是情竇初開的女孩,手握起拳軟軟地捶了そらる一下,「情話王子そらる。」

  「那你不就是公主了?」接住砸在自己身上的拳頭,そらる竊笑著虧他,「公主殿下まふまふ。」

  「そらるさん!」看見對方好玩的反應,そらる忍不住使壞又多逗弄他幾下。

  「王子才不會這樣欺負人呢。」拍開戀人不安分的手,まふまふ鼓起腮幫子,氣憤地戳著そらる的臉頰反駁。

  但是被指責的人心神全落在身前那雙漂亮的手上,對於戀人的控訴,他一個字也沒聽進去。

  闖入耳裡一句「你的手給我」,まふまふ突兀被戀人抓住修長的手指,含入嘴裡啃吮起來,他驀然噤了聲。

 

02

 

  嘖嘖水聲被そらる放大作響,和指尖彷彿電流的酥麻一起刺激著まふまふ的感官。好幾次他要縮手,卻總被牢握住,還遭到惡質嚙咬的報復。

  「就說了不是食物……」被這樣啃咬了許久,そらる仍是一副津津有味的樣子玩不膩,他的抗議聲音愈發微弱,最後更是靜聲成了縱容的默許。

  そらる捏著他的掌拉高,順延腕上的線條向下舔咬,直到白皙的肌膚被咬出印子才放開,雙眸看著他流露愉悅的促狹,「食物沒有你美味。」

  「說什麼……唔、嗯……」

  そらる濕熱的吻堵住了那對正開闔說話的唇瓣,和前面玩鬧的吻不一樣,舌沫深刻纏綿勾動情慾的綺靡。

  兩道氣息交織紊亂,逐漸渲染動情的甜美。

  まふまふ閉上眼,雙手擱在そらる胸膛和肩,將香軟的自己再往前湊一些。沉浸接吻的溫順姿態分分刻刻都是對そらる的考驗。

  他把まふまふ往自己身上攬,撩起他下背的衣服,探向肌膚細緻的後腰,大膽摩挲起來。

  撫摸充滿曖昧,指腹在中間凹陷的弧上緩慢繞著圈,柔嫩的觸感令人徘徊留戀。

  「啊、那邊……」手滑下尾脊刻意磨蹭,まふまふ身子立刻軟倒在そらる懷裡,音調霎時甜膩起來。

  そらる嘴角掩不住笑意,背脊一直是對方的敏感處,最平常的撫摸就等同極好的撩撥。指尖沿著脊骨向上探索,原本揪住衣服的手放開往下遊走,揉捏鬆垮褲子底下潤軟的臀瓣。

  まふまふ嘴裡輕輕哼唧著,顯然很享受來自戀人的撫觸,慾熱在溫吞前戲裡變得深沉。身後貼撫的手在他身上四處遊轉,盡其所能想要撩撥雙方的火熱。

  節骨分明的手仍在往上遊走,撫撓他背脊上所有敏感,酥酥麻麻的,像是電流流竄。

  「嗯……嗯、啊!」

  突然柔軟的身軀僵直,將正繾綣縈起的旖旎應聲折斷。一反前面的迎合,まふまふ拔尖了嗓音,激烈抗拒。

  「那邊、不行!不行!」

 

03

 

  要觸碰他肩骨的手頓住。

  「那邊……不要……」高尖的聲音轉為驚恐的囁嚅,細瘦的身子著打顫,手緊揪住そらる的臂膀,原本有將人強行拉開的意思,只是そらる即使打住了動作。

  慢慢收回手轉向拍撫發抖的背,そらる倚在他耳側不斷細聲安撫。

  まふまふ眼裡閃爍驚恐,流光繞轉,湧上心頭的懼色錯合記憶,化作光怪陸離的畫景,在腦海裡放映起來。

  他曾經是,天使……

 

04

 

  「天使まふまふ,現在宣判你的懲罰。」

  頭頂上冷漠的聲音像是一道鐵柵打下,將他囚禁在絕望的牢籠裡頭。

  「叛徒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他竭力哭喊自己的清白,可是從被認定為背叛者那刻開始,事情便無可挽回。

  來自天庭的審判就是絕對。

  「天使まふまふ,罪名為背叛上帝,予以逐出天堂之罰,待審判之日……」

  傳遞書信的天使在這時候來到,打斷了聲音。站在宣判席上的身影接過信件,仔細拆閱。

  染有墨水的紙張被擱下,嚴厲的眼神轉流到他身上,振聲宣道:「判決內容更動。天使まふまふ處以折翼。」

  「不要、不要……!」原本身形就算瘦弱又被兩旁架住臂膀,まふまふ的奮力掙扎形同困獸猶鬥,「我真的沒有背叛……」

  「被剝奪天使之實,審判之日免於火湖之罰。」審判官語氣滿是冰冷憎恨,眼神裡寫著赤裸的貶低,「但是你將永世背負墮落天使的罪名。」

  「懺悔吧,為你背棄天父的愚昧,和天父遭叛仍然寬恕的仁慈。」沒有再給他任何辯白的機會,殘忍的話語如雷打下將他貫穿,「處刑。」

  有人抓住他的翅膀,まふまふ還沒有清楚意識到即將發生的事,只聽見一聲折斷羽骨的清脆聲響,他看見自己潔白的翅膀掉落地面,染上大片血紅,畫面怵目驚心。

  後背的疼痛這時才姍然襲來,像是忽地被丟入煉火的燒灼。他瞠大的雙眼泛起眼淚,張開的口只能夠發出嘶啞的顫抖,喊不出任何聲音。

  疼痛太過劇烈,他幾乎是在同時昏厥過去。失去意識的最後一刻,他失去站腳的實感,掉進了永無止盡的墜落。

  等到まふまふ再次睜眼,背上的疼痛已經緩去,但是在蝴蝶骨的凹陷處下,留了兩道深刻的傷痕,就這樣跟著他一輩子。

  「你沒事吧?」一個人影湊在まふまふ眼前,朝他伸出了手,沉潤的嗓音帶著焦急和擔憂……對他這樣一個陌生人也這麼溫柔嗎?

  背光之下,那個身影在まふまふ眼裡,閃耀著深邃的靛藍。

 

05

 

  そらる緊緊摟住肩頭正一抽一抽的まふまふ,心裡溢滿歉疚和不捨,責怪著自己一時的莽撞。不曉得對方這個禁忌從何而來,只知道與過往有關。

  事實上そらる對まふまふ的過去近乎一無所知。

  說不想了解對方是假的,可是他一直靜靜等著まふまふ主動開口告訴他。

  或許まふまふ的曾經不太光明磊落,そらる並不是沒有設想過,誰都希望在喜歡的人面前維持美好的印象,只有真正交付出自己,才可能向對方坦承那些被隱藏起來的瘡疤。

  そらる明白自己喜歡上的,是一個特別缺乏安全感的人,即使是對於伴侶的他,也需要更多的時間才可能完全信任。

  他還在等,等待まふまふ對他真正敞開心扉的那一天。哄著肩頭還在抽噎不止的人兒,そらる這麼想著,低頭在まふまふ額角落下安撫的碎吻。

 

06

 

  哭累了,逐漸安定下來的まふまふ靠在他身前睡去,鼻息還不是很穩。そらる把他抱到床上,替他打點好棉被枕頭。

  坐在床邊,そらる捧著書繼續看,但是沒過半晌又放下了手裡的書。

  「……唉。」他滿腦子都是まふまふ,眼裡根本容不下任何字符。

  他轉過頭,目光流連在床鋪上沉夢的那人。睫毛上的濕濡還未乾涸,哭泣使得まふまふ雙頰酣紅,そらる動作輕柔地揉開他蹙起的眉頭,不著痕跡又悄悄一聲嘆息。

  「什麼時候我才能夠讓你信任,まふ?」

  五年了,我到底需要陪在你身邊多少年,你才願意多相信我一些呢?

 

07

 

  又是那個夢。

  那個他甩不開的陰影,像是電影屢次在他的腦海裡播放,不論如何都無法忘懷。

  「對不起……」他其實是知道的,そらる一直在等著自己向他坦白這段過去,可是他真的做不到。

  並不是對於そらる的不信任,而是他沒有勇氣讓那個人知道自己的污穢不堪,即使是被誣指的也一樣。

  因為他喜歡的人對於天使的傳說瞭若指掌,所以他會害怕。害怕只要一看到他背上的傷痕,そらる就會離開他,甚至從此輕蔑他、敵視他。

  他太喜歡そらる了,所以沒辦法承受這樣的可能,就算只有一點點也叫他崩潰。

  まふまふ知道自己的任性讓そらる不好受,也曾經一時衝動就想要說出這段過去,可是恐懼總讓他在最後卻步。

  除了心中一遍又一遍的「對不起」,他仍然什麼也做不到。

 

08

 

  「まふ,快醒醒。」

  そらる焦急地搖醒睡在身旁的人,陷入夢靨的まふまふ不停呻吟掙扎,全身直冒冷汗。

  從夢囈中緩緩清醒過來,他徬徨無助的神情讓そらる心裡生疼。他將まふまふ摟住,動作細柔地將掛在眼角的淚珠拭去,輕聲說著沒事的、沒事的。

  「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的頭埋在他的頸間嗚咽,雙手緊緊環在他的肩,力道大得像是害怕他下一刻就要消失。

  即使まふまふ不說そらる也明白,夢見那段過去讓他有多麼恐慌。

  「都過去了,まふ,那都是過去了,」他說,一面揉理那月下散發微光的髮絲,試圖平穩他的紛亂,「現在有我在你身邊。」

  「我在這裡,沒事的。」他反覆說著這句話,心裡卻蔓延起幾絲複雜。

  一次又一次,他只能這樣,抱著不確信的妄揣去平撫まふまふ的情緒,然後在心底痛恨自己的無力。連一丁點都不瞭解,他到底算不算一個合格的戀人?

  太沒用了吧,そらる。你哪有資格對まふまふ說什麼「沒事的」,太自大了,居然還妄想要陪伴在他身邊。

  每次只要看見まふまふ可憐哭泣的樣子,他總是忍不住對自己這麼說道。

  可是,你什麼時候才願意讓我有機會打從心底告訴你「一切全都過去了,沒事的」呢……?

  そらる默默地,對著懷中將自己抱得生疼的身影問。

  然而回應只有窗外將兩人映在影下的銀光,和まふまふ啜聲的抽泣。

  這是そらる和まふまふ交往的第七年,他的等待,依然杳無音訊。

 

09

 

  有人說,時光像是一只沙漏,所有事物的消磨都像是裡頭的流沙,從開始的一點一滴,漸漸陷落得越來越快……

 

10

 

  究竟他等まふまふ多少個年頭了?そらる自己也數得有些麻痺了。大概,快要算上一旬了吧……

  「そらるさん洗過澡了嗎?」從滿室熱氣中走出來的まふまふ身上套著浴袍,沒有拉緊繫帶,合攏在身前的絲質布料也只是淺淺遮掩著。

  漫不經心點了點頭,そらる從書裡抬首,正好瞧見對方轉過身的背影,話語在剎那的鬼迷心竅之間出了口:「まふ,告訴我吧,那些關於你的一切。」

  一瞬間踩著步伐的身影定住了。

  兩個人沒有說話,氣氛卻沉默又尷尬地僵持著。須臾,一聲極其細微的道歉傳入そらる耳中,若有似無。

  他走到まふまふ身後,雙手將身前的人整個延攬住,剛沐浴完的潮潤香氣撲鼻而來,他蹭在肩頸又嗅了嗅,才倚附著まふまふ耳根子旁說:「不管你有怎樣的以前,都不影響我喜歡你的……這樣也不可以?」

  隔著絲料,他溫熱的掌貼撫在まふまふ背上,和那個禁忌的位置幾乎零距離。

  まふまふ扭動身子想要掙脫そらる的碰觸,一面氣急敗壞高聲喊道:「絕對不可以,そらるさん放手!」

  想不到そらる順服地放開了手,大出まふまふ的意料,他還以為對方得再和他折騰個幾下。

  然而就在他放鬆警戒的下一秒,身後的そらる竟然猛不妨抓住他浴袍的領口往下一扯,根本沒拉實的袍子直接滑落,絲布鬆垮垮掛在他手肘上,光裸的背毫無遮攔暴露出來。

  連同他折翼的傷痕,全都映入了そらる湛藍的眼底。

  「まふ……」

  そらる愣住了。

  他看過這樣的傷疤,在古老書籍的塗鴉頁裡。

  墮落天使。

 

11

 

  そらる未曾看過まふまふ這樣崩潰,他哭喊著自己的那段染有髒污的過去,字句間充滿對自己的否定和鄙夷,任誰聽了都於心不忍。

  「我就是這麼骯髒的存在啊!そらるさん肯定也……」まふまふ咬緊下唇,對自己來說太過殘酷的話,他說不出口。

  他選擇轉身逃離,卻在真正奪門而出之前被そらる從身後緊緊擁住,怎麼樣也掙逃不開。

  體格和對方硬生生差了一截,まふまふ沒多久就失去掙扎的力氣,他近乎絕望地閉起眼,任由そらる宰割,所有可能面臨的羞辱恥罵,他都做好了最壞的準備。

  他從不讓人碰觸的部位,此時覆上了一層溫度。そらる探手撫摸他兩道翅膀的疤痕,指尖在上頭細細描繪,像是要將它深深烙印在自己的記憶裡。

  「まふ……」そらる語氣裡的震撼,更讓まふまふ萬念俱灰。

  「很難看對吧?這就是和我的心靈一樣醜惡的證明啊,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面露譏諷,身體和嗓音都顫抖著,嘲笑自己的狼狽。

  不同於指尖的柔軟貼上了他的背。

  そらる低下頭,憐惜而虔誠地吻著他的傷痕,細碎而綿密,動作輕柔得宛如唇上掂有塊珍寶。

  淚水又從まふまふ眼裡撲簌簌地掉落下來,他摀著嘴泣不成聲,不敢置信的喜悅溢滿他的心頭,像是寒冬裡一杯冒著熱煙的可可,溫暖而醇甜得令他發顫。

  他依稀想起很久以前,そらる回答他的話。

 

  「我不曉得其他墮天使會是如何,可是如果是你,まふ。就算是拋棄理智,我也會終其一生去相信你。」

 

12

 

  「有一句話,我想說很久了,但老是不曉得該什麼時候說。」そらる從身後捧起那梨花帶淚的小臉,替他抹去淚痕,「我想現在可能是最好的時機。」

  他的唇角彎起溫暖的微笑,在まふまふ哭得紅燙的頰上又憐愛地吻了吻。

  「我得先請你原諒我的倉促,來不及將一切計劃好,而且也說不出什麼動聽的話。」

  そらる右手的拇指和食指輕捏出一根手指寬的縫隙,另一手則抓起他的左手。

  指腹將まふまふ的無名指包在中間,從指尖往下,最後滑入指根。

  緩慢,而又莊重。

  就像是將戒指套在他的手指上那樣。

  そらる笑了,而まふまふ不禁屏住了氣息。

 

13

 
  「你願意和我牽手走過一輩子嗎,まふ?」 


✾✾✾


搭上了開學前最後一班車!!!!


评论

热度(8)

  1. 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就是隻海膽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