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

【そらまふ】泣かないから-01 (そら年下設定)

麻幽嚕:

※純妄想,與真人無關
※腐向,能接受再往下


そらる最近在注意一個人。

假期結束,升上高中三年級的そらる成為應屆考生,在這個春天換了個顏色的領結回到校園。

進教室之前的路途上,そらる和幾個同學打了招呼,一起走到新教室去。這裡的班級三年間都不會拆散,同班的面孔依舊,就算教室換了習慣的座位也一如既往。

只是他們班有一個地方不太一樣。

「導師辭職了?」這是そらる回家逍遙好一陣子回來以後知道的第一件大事。

「是啊,放假不久就有消息了,你不知道嗎?」

「說是因為結婚了,嗚嗚……我們可愛溫柔又巨乳的小香……」

幾個男性學生抱成一團痛哭流涕,そらる也感到有那麼點可惜——這是高中男性的正常反應。但他對這個帶了他們兩年的班導也沒什麼額外的感情了,馬上就關心起新上任的導師。

「是男人。」一個同學回答了他,用鋼鐵般絕望而冰冷的聲音,三個字鏗鏘有力,打得在場男性們又是一陣嚎哭。

一旁的女同學們倒是兩眼放光。

そらる不可置否,看那群色蟲是不願意再多談了,聳了聳肩回去翻自己的書。原本的班導小香是音樂老師,想考音樂系的そらる原本想著可以向她求教的,不過這學校也不是就只這一個音樂老師,沒有太大影響。

そらる學音樂很久了,不過一直是自學,他對作曲和音樂編輯比較有興趣。他喜歡唱歌,會自己錄音、自己混音後公開上傳,原本只是興趣使然,但在越做越上手之後,開始考慮將音樂作為自己未來的路。

他專心研讀著自己從書店找來的作曲教學書,看的是作詞的部分,裡面講述聲調韻尾等等的相關理論。幾個無聊沒事做的同學跑來從背後瞄他的書,都被他打發到一邊去,直到上課鈴響。

走廊上閒聊的學生們回到教室,一下子空成一片,不久後傳來一個人的腳步聲。

「是新導師?」眾人竊竊私語,做窗邊的同學努力把頭伸出去想搶先目睹新班導的模樣。

そらる離窗戶有些距離,沒有跟著女同學興致高昂,也沒有跟著男同學一身死氣。

反正等會就能看到了,而他只要記得自己班導是什麼臉就行。そらる一手支在桌上撐著臉,一邊聽著腳步聲越來越近。

然而當腳步聲靠近到教室門前時,全班無論男女都屏住了氣。

來人一頭軟白色的短髮,皮膚也是白亮亮的,五官精緻,棕色的眼睛不知為何有些偏紅。身上的裝扮則是全黑色,外面一件長長的微透明罩衫,很寬鬆,そらる總覺得他穿的像是塑膠垃圾袋。雙腳踩著同樣黑漆漆的短靴,邊緣有一些細小的亮點綴飾。

一瞬間,全班好像是爆炸了一樣。尤其男性們的前後反差比。

「少年白?」

「白化症?」

「好奇怪……但好漂亮……」

「這真不是妹子?」

新導師看這場面,有些不知所措,不過還是強作鎮定地走上講台。

「各位同學好,我是まふまふ,從這學期開始擔任你們的班導師。」

そらる突然睜大了眼。

實際上,そらる是一個無法辯駁、也不須辯駁的,聲控。

まふまふ一開口,清澈獨特的嗓音就像直接傳入そらる腦海裡一般,讓他原本事不關己的淡定心態一下子炸了開來。

接下來的日子,他徹底體會到了繞樑三日是個什麼玩意。

這是そらる第一次見到まふまふ時的事情。 

-

之後的そらる一直情不自禁地想著まふまふ開口唱歌的話會是什麼樣的歌聲。

在知道まふまふ不僅教國文,也是個音樂老師之後,そらる更開始暗中注意這一個人。

他發現まふまふ其實不擅長應付學生,他似乎有些怕生,但會努力強作鎮定。遇到其他老師會作出很燦爛的笑容,然而一個人獨處時卻幾乎不笑。

他發現まふまふ有時在休息時間會掛著耳機,或是在一本筆記裡塗塗寫寫。そらる曾偷偷從旁邊瞄過,筆記本裡的大部分是音符和音樂記號,或一些像是歌詞的句子。

他發現まふまふ只有沉浸在音樂裡時,才會難得地從眼底發出微笑。但更多的時候卻是哀傷,偶爾不小心哼唱而出的曲子也都是小調。

他發現自己有事沒事腦袋裡就會出現まふまふ。

他本能地感受到自己拉了警報。

有一次國文課,まふまふ在課堂上點他起來讀課文。在那之後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總覺得まふまふ變得時常點他起來說話。

そらる不確定まふまふ是為什麼這麼做,不過他漸漸地開始感到忍無可忍——無論對自己,還是對まふまふ。

於是他在這一天放學後,進到了教師辦公室。

「まふまふ老師。」

從背後聽見そらる的聲音,まふまふ嚇了一跳,「怎麼了,そらるくん?」

「我想和老師討論升學進路的事情。」

-

在那之後,そらる只要有空的日子,都會去找まふまふ,不過談話內容跑不出升學考試和班級事務的範圍。

まふまふ可能因為不擅與人相處,一開始似乎有些緊張,連聲調都有些僵硬。一個月過後,まふまふ看起來就變得自然多了,話也多了不少,開始會以教師的名義問有關そらる的事情。

然而對於自己依然隻字未提。

辦公室裡的老師都知道そらる想念音樂系,沒有人在意他和一個同性別的漂亮音樂老師交流密切這件事情,只當まふまふ誨人不倦,同學們也都認為そらる非常有上進心。

そらる也真的認為自己非常有上進心。

時間慢慢流逝,春天過去迎來夏天。

そらる對まふまふ……聲音的熱情未減,這一天的まふまふ在國文課結束後告訴そらる,他今天放學後會在音樂教室裡。

そらる覺得機會來了。

まふまふ說話的聲音就十分特別,毫無偏差地命中了他的好感帶。既然是學音樂的人,唱歌應該不是難事吧……そらる很自信地認同了自己的刻板印象。

三年級生沒有音樂課,そらる儘管知道まふまふ兼任音樂老師,卻不曾見過まふまふ擺弄樂器時的樣子,更沒有在音樂課結束後要求對方開金嗓這種機會。

於是在放學後,そらる毫不怠慢地加快腳步前往音樂教室。

還在樓梯間的時候,そらる就聽見了鋼琴聲。是有點熟悉的旋律。似乎在哪裡聽過……

站到音樂教室窗前,そらる沒有再往前走,只是靜靜地等待樂曲結束。

「そらるくん。」

最後一個音符終止,隨後傳來的是まふまふ中性的嗓音,輕聲叫了そらる的名字。

這時的そらる已經想起來了。那首曲子,是某次まふまふ以為沒人在時,邊寫筆記邊輕輕哼出來的旋律。

已經完成了啊……そらる默默地想著,回應了一聲,「まふまふ老師。」

每次叫まふまふ的名字,そらる都感到非常饒舌。不過他莫名地覺得喜歡。

「そらるくん,想試試嗎?」まふまふ微笑著遞出琴架上的樂譜。そらる靜靜接過,看見上面還附加了歌詞。

「我彈,老師你唱嗎?」

「咦?」

まふまふ楞了一下,侷促地搖搖頭:「剛才我彈そらるくん就沒唱。」

そらる好氣又好笑,「你彈一半我才來的,再說剛才我也沒譜沒歌詞啊。」

そらる又指著歌詞遞到まふまふ眼前。沒想まふまふ卻低下了頭輕輕推開。

「我……我不唱歌。」

這回そらる詫異了。「為什麼?」

まふまふ語塞支吾了老半天,抬眼看見そらる認真疑問的表情,握住衣角思考了好一會,又吸了一口氣才紅著臉開口:「我的聲音……太高了,像……女孩子。」

「啊?」因為這種原因?そらる有些無言——他平常聲音就比一般男性高了,怎麼就不會不敢講話,還來當老師這種噴口水的職業……

「以前是很喜歡唱的,只是有一次被……朋友笑了,所以後來就不唱了。」

まふまふ認真解釋著,そらる聽著聽著只想找那位「朋友」來賞他一拳。他對於有人嘲笑まふまふ的聲音感到異常憤怒,想也不想就出口:「唱給我聽。我喜歡你的聲音。」

寂靜了五秒,そらる才發現自己講了什麼。然而他還來不及解釋就沒了聲音。

他看見まふまふ白皙的臉蛋紅成了蘋果。是的,他第一次體悟到臉紅得像蘋果的形容原來並不誇張,不然他怎麼會那麼想咬下去?

怎麼會想……咬下去……

有這種想法的そらる此刻真正地想要咬死自己。

「……那,」まふまふ蚊子般小聲地說。「我唱完後,要換你唱。我……我也喜歡……そらるくん的聲音……」

そらる在此刻真真實實覺得自己醉了。

--TBC

又到了CWT報名的日子

 


评论

热度(27)

  1. 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麻幽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