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

【全员友情向】音旅(Music Travel)(1)

云沫               °:

新连载开始,唱见/P主全员友情向(可能有舞见和奏见客串),まふまふ中心微suzumafu/suzusora/soramafu,甘党/luzkain/十碳/urasaka/夏代eve/花秃等等均有……

(0)钢琴、月色与少年

音乐,是种神奇的东西。

它是语言,是全人类共通的语言,跨越种族、国籍、时空的共同语言。

少年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地敲动着黑白琴键,从指尖逸出的音符组成了流水般温柔和谐的乐曲。月光越过窗棂,顺着钢琴的黑色琴身流泄而下,铺满了一整片大理石地板。

这场钢琴独奏里,只有一位演奏者和一个观众。

一曲奏完,少年转过头看向他唯一的观众。夜风拂起了窗帘,忽明忽暗的月色中,他露出了优雅唯美的笑容。

那样的场景,他这一生都不会忘记。


(1)ニコニコ摩天大厦

白日的喧嚣都市,繁华的东京池袋。

夏日里的城市笼罩在热岛效应的作用之下,路上的车辆比往日都要少了许多,从两旁店铺中逸散出的冷气远远不能满足需求,难以忍受的高温烘烤得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们都像快化掉的雪人一般。

まふまふ就是这些行人中的一员。

他把手上的介绍信当作帽子的帽檐那样,挡住垂直照射下来的刺眼阳光,抬头望着眼前这一幢大楼。

「ニコニコ摩天大厦……」

他轻声念出大楼最顶端挂着巨大招牌上的几个大字。

「看来就是这里没错了。」

数日前,刚从大学毕业的まふまふ正忙着到处参加应职面试,重度交障的他表现得一塌糊涂,就在他苦恼未来人生的时候,一封来自高中好友的介绍信投进了他的信箱。

『被神选中的魔法师まふまふ,诚挚地邀请您前来niconico摩天大楼2205室,与我们一起研究拯救世界的音乐魔法。不来参加的魔法师将会受到黑魔法的诅咒哦!』

落款是スズム。

如果是他的话,那就不去了吧,まふまふ想。

他合上了信,然后就看到背后印着的一行字:

『黑魔法诅咒:本月内您将持续受到黑魔法师スズム的上门骚扰,请认真考虑(^ω^)』

欺人太甚!

于是到了信上约定的日期,他不得不硬着头皮来到这幢比他想象中要大上许多的摩天大厦。

电梯缓缓将他带到22楼,随着一声清脆的提示音,电梯门打开了,在他面前是一条铺着灰色静音地毯的普通走廊,灯光也很明亮,似乎和正常办公区的过道没有什么差别。

除了此刻站在电梯前的这个人。

深颜色的连帽衫把他整个人都包裹在里面,一寸皮肤都没有被暴露在空气中,高高的衣领和帽子连在一起,只露出一丝可以容他呼气的空隙。

「哇啊!」まふまふ刚走出电梯就被这个人吓了一跳。包成这样子要怎么才能看得清路啊!

那个人完全无视了被他吓到的まふまふ,径自走进了电梯间,伸出紧紧裹在手套里的手按下身旁的按钮。电梯门很快就关上了,带着那个古怪的乘客向下降落。

瞬间这条安静的过道在まふまふ眼中就变成了一个充满诡异气氛的地方,尽管他并不会怕鬼,但和一群怪人生活在一起似乎不是什么好事。他打算赶紧找到2205室,婉拒好友的邀请然后撤离这里。

まふまふ一路走过去,数着房门上的门牌号。

「2203……2204……2205,是这里了。」

红木制成的门牌上刻着2205,而在四个数字下面,用更大的字体写着一行字:

「ニコニコ爆破部」

等等,爆破部什么鬼?不是说好是个做音乐的地方吗?怎么想爆破和音乐都不挂钩吧。难道这其实是个恐怖组织不成?

犹豫了半天,他还是冒着引爆未知炸弹的风险,轻轻敲了敲门。

「有人在吗?」まふまふ小声地喊了喊,生怕这个炸弹是声控的。

没有反应。

「有人在吗?」他稍稍提高了音量。

还是没有反应。

「有人……」

正当他喊出第三句时,门「吱呀」的一声被打开了。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戴着深粉色头戴式耳机、染着褐色头发的青年,穿着白色T恤和浅绿色外套。

褐发青年揉了揉眼睛,一副完全没睡醒的样子。但是当他看到まふまふ的时候,直接一个熊抱扑了上去。

「kain君!这么早就来找我真是让我太感动了!」

まふまふ打了一半的招呼被生生噎了下去,一方面是他被勒得说不出话来,更大一方面是他从来没有跟陌生人这么亲密接触过。

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啊啊啊!まふまふ内心在抓狂。

就在他快要窒息的时候,有人在后面戳了戳青年的背部。

「lastnoteさん,你好像认错人了。」

「诶?不是kain吗?」

这个叫lastnote的人后知后觉地松开手,重新仔仔细细地把まふまふ上下打量了一遍。

看来是认错人了,这个人还不是什么神经病,まふまふ刚想松一口气,就再次被lastnote紧紧地抱住。

「反正都一样可爱啦!有什么关系!何况抱这只还不会被luz揍!」

まふまふ感到整个人都要晕过去了。

大概过了半分钟,lastnote才依依不舍地松开手,问都不问就把まふまふ拉进房间里,顺手带上了门。

「啊啊想起来了,那只狐狸好像昨天是说过,今天有一个可爱的男孩子会过来这么一回事。」lastnote大大咧咧地就把まふまふ安置到沙发上,一边从杂乱得要命的房间里翻出杯子给他倒了一杯水,「给。你叫什么名字?」

房间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音乐设备和电脑,错综复杂的线路在地板上互相缠绕,密度达到了一种随便走两步就会被绊倒的地步,唯一能够让人落脚的也就沙发这里了。房间里除了他和lastnote外,还有两个人,一个是刚刚提醒lastnote认错人的少年,另一个被埋在堆积如山的设备中,完全沉浸在作业里,没有过来打招呼的意思。

まふまふ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把情绪调整到正常水平,开口道:「这里是まふまふ。」

「まふくん啊。」lastnote看到まふまふ完全没有把杯子接过去的打算,只好自己把水喝了,「我是lastnote,旁边这个很腼腆的家伙是neru,还有那边那个正在和死线背水一战的人叫kemu,是个工作狂。」

neru很不自在地在lastnote旁边的位置上坐下来,目光都快把まふまふ身前的茶几盯穿了。从他散发着的同类气息来看,大概这也是一个交流障。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neru的声音比蚊子还小。

看起来还挺正常的,就是设备多了点,房间乱了点,至少没有什么炸药一类的可疑物品,好歹人身安全还是可以保障的。まふまふ乐观地想。

「请多指教。」まふまふ咽了口水,把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为什么这里叫爆破部呢?スズム……スズムさん信上说这里是做音乐相关工作的啊。」

lastnote有些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回答道:「这里其实是P主二部,爆破部是大家给这里起的绰号,至于为什么,你在这里呆久就知道了。」

まふまふ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这种地方他怎么可能待久,他只是来跟スズム道个别解释下自己不适合这份工作然后走掉的。

「这里的工作很危险吗?」他好奇地问道,如果只是正常地作为P主进行作曲编曲的活动,怎么都不可能和爆破搭上边吧。

「不危险,但是有点让人,呃,感到困扰,算是ニコニコ最为可怕的部门之一吧。」lastnote纠结了好久才回答道。

「之一?」まふまふ一下子抓住了重点。

「另外一个是楼上隶属唱见区的高音部,人称烧水部……原因是他们的高音堪比水烧开的声音,不知情的人路过还以为他们在烧水。」lastnote解释道。

まふまふ听得一脸抽搐。

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他们到底是在研究噪音还是在研究音乐啊。

「不过请まふくん千万放心!」lastnote抓住了他的手,一脸诚恳地看着他,「这里的人都非常和善并且非常有才华,在三个月的实习过程中你一定会感受到ニコニコ的奇特魅力了。」

「三个月!?」まふまふ差点没从沙发上倒下去,「我并没有和你们有过任何约定呀,今天到这里来只是受了、受了好友的邀请,打算看一眼然后就离开的!」

lastnote和neru面面相觑。

「这里太暗了,我先去开灯。」neru为了避免尴尬,岔开了话题。

「但是スズムくん确实是这样跟我们说的,连你可以使用的设备和乐器都准备好了。」lastnote边说着,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朝neru看去,「neruくん快住……」

「手」字还没说出来,只听到几声清脆的玻璃破碎声,天花板上的玻璃灯泡爆炸了将近一半,或大或小的玻璃碎片掉落一地,还好没有刮伤他们。

一片狼藉中,kemu纹丝不动,继续着他的工作。

「这……」まふまふ目瞪口呆。

「日常爆破任务进度1/3。」lastnote捂脸,做出一个悲伤的表情,「neruくん你又忘记你的爆破体质了。」

neru同样悲伤地站在原地,手指还放在开关上:「我只是想普通地开个灯……」

等等,这明显已经超出自然科学的范畴了吧。

「待会叫人来收拾一下吧。」lastnote麻利地把茶几上的玻璃碎屑打扫干净,「neruくん只要接触大多数的电路都会引发短路,所以平时他都会尽量避免接触,今天是个意外。不过まふくん不要太担心,这些爆炸绝大部分都不会造成人身伤害,我们都已经习惯了。」

まふまふ觉得自己根本不可能习惯。

「スズムさん什么时候回来,我跟他解释清楚就走吧,我想我可能并不适合这个地方的工作。」他委婉地向lastnote说道。

他虽然有时候对于音乐也会有些疯狂,偶尔还会病娇中二,但那都是基于自己在二次元上的表现,现实中他只是一个没有朋友的交障家里蹲,离这些怪人们还是有些距离。他不想在一个疯人院一样的地方进行工作,这一点毋庸置疑。

lastnote锲而不舍地继续抓紧他的手,道:「我给你听一段音乐吧,听完后你一定会很感兴趣的!」

まふまふ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过lastnote已经飞快地开启了旁边的几台设备,在电脑上点开了一段音频。

时间标在音轨上快速地移动着。

「砰砰砰……」

完全超过人类所能承受极限的巨大声响从房间里四处安装的360度立体环绕音响中同时传出。整间房间都跟着发生了巨大的颤动,紧接着又是一阵清脆的玻璃碎裂声,旁边的窗户接连炸碎。

即便lastnote神速关闭了音乐,也并不能阻止它的破坏性,所有窗户无一幸免,まふまふ几乎是一瞬间就失去了听觉,过了好一会才慢慢恢复。

「一定是スズム这个混蛋忘记把音量调小了。」lastnote咬牙切齿,「抱歉了まふくん,可能我们得去调试下设备了,不介意的话请你先在沙发上休息一下,那家伙去找老板谈点事情了,应该过会就回来。」

まふまふ呆滞地点了点头,这个古怪的地方再次刷新了他的世界观,他已经不知道应该做何反应了。

敲门声再次响起。

「请进。」lastnote趴在一堆设备上来回摆弄着。

一个穿着维修工作服的人探进来,问道:「今天的爆破结束了吗?」

「没有,才进行了两次。」lastnote不耐烦道,「等三次了会叫你们来收拾的。」

维修工只好悻悻然离开了房间。

neru也过去帮lastnote调整参数,说来奇怪,爆破体质的他在接触音乐相关时却没有一点问题,反而比lastnote要更加娴熟。

或许这种人就是为音乐而生的吧。

まふまふ扫了眼一房间的玻璃渣,一种无力感充斥着他的内心,他由衷地觉得爆破部这个称号十分贴切,这群人去研究音乐简直浪费人才,他们应该去投奔B・拉登。

唔,好困。

昨晚本来就没怎么睡,今天还起了个大早,他不由得缩在沙发上补眠。

睡意朦胧中好像有人推门走进来,lastnote好像朝他吼了两句,具体说的是些什么他也听不清了,声音就像是从遥远的地方朝他传来。


进来的スズム朝lastnote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接着就在まふまふ旁边坐下来,自然地调整姿势让他倚在自己肩头睡着了。

lastnote在一旁气得咬牙切齿,凭什么这家伙能被这么可爱的男孩子倚靠着!丝毫忘记了之前熊抱过まふまふ的事实。

「スズムたん……」

这家伙肯定是睡迷糊了吧,多久没喊过这个称呼了。

就好像回到他们高中时那样。

スズム正准备把自己的外套盖在他身上,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他紧锁着眉头把外套挥开,顺便带翻了桌子上的玻璃杯。

一声清响,杯子摔碎在地上。

日常爆破任务进度3/3。

——————————————————

大家好,这里云沫www
这几天要写一首曲子所以比较忙(死线就要到了),写完再继续过来连载!绝对不会坑!谢谢谅解www

评论

热度(28)

  1. 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沼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