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

柠檬

( ˙³˙)野菜:

少年心事是一只柠檬,被阳光的色彩包裹着,咬下去是满口酸涩。






他拉开窗帘。

尘埃在窗透过的日光下暴露开来,强调着主人的久归。

他都快忘了是五年还是六年前在这里度过了最后的夜晚,离别并没有想象中的煎熬,那时他只是打开窗,看着零落的群星,等困意侵袭。

まふまふ巴望着窗外门前陌生感顿生的街巷,想到没处理完的工作,有点疲倦。

记忆中房间明明是很宽敞的。在桌前写完作业还能在边上打个滚,那人投进来的纸飞机也要扑过去才能追得到。现在他真的高得足以不再被笑话了,永远地脱下了白色的校服,也有了工作,才知道这个几叠的空间,不变的原来只是孤独。

他要卖掉这栋房子,从很久以前就暗下了决心。まふまふ自嘲地扫视四周,庆幸没有太多青春躁动的回忆,除了一份突兀的萧条这里什么也没剩下。

他看向壁橱,鬼使神差地想起自己临走时塞得严实的小匣子,即使他没有预想有再次打开的一天。

就放在……就放在自己偷偷隔开的暗层。

木板很涩,まふまふ使劲扳开,身后的脚步声轻响,他慌乱地扭过头,莫名羞耻地中断了动作。

“你……”对方先是吃了一惊,接着皱起了眉:“……まふまふ?”声音清越如昔。

糟糕。

他开始抱怨自己为什么要回来,明明都离开几年了。他从来拒绝联想与这个人有关的种种场面。可现在它发生了,发生得那么突然,打得他手足无措。

まふまふ突然很想从窗户一跃而下,来结束这他最不愿接受的戏剧性的一幕。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这样……你还记得吗?”

见他沉默,そらる兀自开口,语气竟然有几分怀念的意味。

刚搬来的时候他抱膝坐在房间里,猜想着明天的早餐,新的学校,以及夜晚的星星会有多少。そらる就是那个时候拉开门的,直直地看着他,语气生硬地说,你就是まふまふ吧,我老妈让你过去吃饭。你不去我完全没意见。

所以比起そらる的突然出现,他眼底的柔和更让まふまふ讶异。

まふまふ想摇头说不记得了,但表情却过于蹩脚。只要在他面前,自己永远是被动的。

他更想卖掉房子了。好像这样就能彻底和过往说一句潇洒的再也不见。

“路过的时候看见窗开了,我就来看看……已经好几个月没打扫了,你确定不起来?”そらる始终没有踏进来,习惯性抱臂倚在门侧,“我妈一定想见见你,你怎……”

“改、改天我会去拜访的……”まふまふ仓促截下他的疑问,“我回来是要处理一些事情……”

处理完我就走。

他没说,そらる也没问。

短暂的沉默之后そらる知趣地告辞,直到他走远まふまふ才继续拉那个和他一样固执的夹层。终于扳开了,匣子黑漆漆地静默着,装着的是他的过往。

まふまふ已经忘的差不多了,但讽刺的是他知道它一定写满了一个名字。

他突然有些抗拒。






“这条路基本上没怎么变。你看,那边的树,还有那种虫子。”そらる侧过头,“不过,我总不至于还恶作剧吧?”

他轻轻看他一眼,眼角带笑。明明动作很轻,却吓了まふまふ一跳。


他还没睡醒。早晨そらる突然出现在门口问他住得习不习惯,他低低回了一句“没水没电你说习不习惯”,然后焦躁地阻止そらる帮他收拾东西的打算。

——为什么不住旅馆?

——不想。

“……那,那你自己收拾,我家有空余的房间。”そらる看上去很头疼。

没必要那么关心我……

まふまふ很窘迫,可他不敢放狠话,恍惚间已经开始往行李箱填东西,他有点看不起自己。

まふまふ跟在他身后,想起他刚刚的语气。

……他刚才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まふまふ有些惶恐,他习惯性想缩缩脖子,无奈正是盎然的深夏。

他们穿行在光影铺就的小道,仿佛只要跟前的そらる回过头不满地抱怨一句怎么那么慢,他们就能走回昔年。

而そらる的确回过头来了——表情还那么懒,却被时光模糊了少年时凌然的棱角,他微眯着眼,开口却是一句累了吗。

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柔的,まふまふ呆呆地看着そらる从他手里分去一份行李,表情很是迷惑。

也许以前的他也会这么做,却是为了一种少年的优越感,他会讥讽一句“太弱了”然后故意加快步伐,让他跟在身后低垂着脑袋。

他们都变了。


从他家到そらる家其实也不过一段路的距离,まふまふ却走得很艰难。两边的墙变得低矮了,但毕竟走过太多次,回忆堵得他发慌。

国中时每天他要经过这里站到他家门前,等そらる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吃完早餐出来。后来そらる的妈妈干脆就备上他的一份,但是因为总被そらる不善的眼神盯着,他花了很久才尝出了味增汤的味道。而そらる的妈妈却总是笑弯了眼眸,说你们俩可要互相帮助啊。

まふまふ就露出怯生生的笑容说,老师您放心吧,而そらる则没好气地说你别指望我老妈给你批试卷时会放水。

まふまふ不应他。

他知道,若不是老师的格外关照そらる一定不会和他有那么多交集。他那么看不惯他。故意把写着“まふまふ笨蛋”的纸飞机投进他的窗户,甚至直接丢球进来,平时一起放学也会数落他的瘦弱,或者强制他一块去买书。

他做什么他都要嫌,连まふまふ对他的妥协他也嫌。他冷淡地揪着书包带抱怨,说まふまふ你是不是完全不会拒绝别人啊。

“……我只习惯被拒绝。”他小声地抛出这句话,语气很淡,并没有解释的打算。父母从小很少在身边,和他辗转漂泊的童年相比,他觉得そらる孩子气的恶作剧可爱极了。

那时刚好就走到这个电线杆边。听了他的话,そらる什么都没说,突然用力揉乱了他的头发。


まふまふ怅然望了望,能看见时光中少年淡淡的剪影。他还记得那晚自己蜷在房间里,一遍又一遍地用手覆盖そらる触碰的地方。温热隔着他冉冉的发丝传递,他想哭,却也想笑。

如今他们已经一般高,そらる回过头来朝他笑笑,まふまふ注意到他优美的颈线。

“——到家了。”






まふまふ捧着高窄的茶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紧张。

对面坐着的是自己最尊敬的老师,そらる的妈妈。まふまふ以为她会说“你终于回来了”,可她第一句话说的却是“まふくん,今天只有饭团哦”,这是彼时她挽留他一起吃饭的语气,她会从厨房探出身来叫住他。有无数个瞬间,少年心里有望见母亲的致命错觉。

他有点难受。

她烫了深色的卷发,脸苍白了些,披一件和服外套坐在和室里,高贵清雅。梨涡是那样深。

她问他的工作和生活是否顺心,说他的打扮新潮得认不出来,说难得そらる也刚好回来,却不再说“你们俩可要互相帮助啊”。

连她也屈从于陌生了。


“怎么不开空调?”そらる低垂眼眸探寻まふまふ的目光,薄唇微抿。他换了条纹T恤,白皙的手臂相当惹眼,骨感修长的手随意拢了拢略带水珠的额发,眼神慵懒,却莫名性感。

“……吹了头痛。”まふまふ避开他的目光。他上周一刚从医院打完点滴出来,工作狂的名号又被叫响了些,业绩有多高,身体就有多差。

“这么说来,酒也不能喝了。”そらる说的有些可惜。

まふまふ有些失神。断片了五六年,他们已经失去了以少年的方式相处的资格。

“我本来就喝不了啊,一喝就倒。”他像是在安慰对方。

人在夜晚总会比较煽情,まふまふ差点要忘记那份折磨他多年的情绪。

そらる在他对面坐下,手指不安分地摆弄着。

隔了好一会儿,他终于开了口:

“——这一次,你会待多久?”

まふまふ哑然,他知道自己的脸色一定很难看。






阳光披在他身上,翻动书页的指间漏出少年特有的气息。前排的男生坐在桌子上说笑,也有人互相追闹。

而他只属于静谧。

门外的短发女生比起相机框的手势定格他,然后和同行的好友说笑着小跑开,裙摆扬起青春的弧度。

まふまふ安静地注视着そらる,认为他微微低头抿唇的侧脸是好看的。上高中之后少年很快长高,夏天锁骨会从领口微微显现。几分躁动,几分青涩。他发现了まふまふ的注视,投来淡然的目光。

まふまふ就带着一点点罪恶感回过头去,思考放学时该怎么应付そらる的疑惑。


那段时间そらる总爱把他拉到新开的咖啡屋。他还记得店里播的是小野丽莎的碟,そらる点的是这一家最不受欢迎的柠檬蛋糕——它甜的不像话,简直背叛了它的名字。作为甘党的まふまふ却很乐意接受そらる意外相似的偏好,即便对方只是按自己的口味给他选择。

他们会待三首歌的时间,即使相对无言まふまふ也始终窃喜。有时候他会突然绷不住傻笑,そらる就毫不留情地说干嘛啊笑得好蠢。

比起是そらる请客,想到能每天待在一起更久一些,少年的眼眸总是很明亮。

没有人会问他为什么,所以他可以肆无忌惮地陷在自己简单的世界里。


“まふくん,そらるくん有没有喜欢的人?”そらる的妈妈小声询问,其实她的儿子并不在,她先准备了まふまふ的点心再进行对青春的拷问,很有收买的意味。

そらる的确学习比较认真了,平时损他的次数也减少了,但从未从他那听过女孩子的名字。

于是まふまふ摇头。

“我还以为他瞒着我呢!上次问他的时候他说‘连まふまふ都不会告诉’,有那么害羞吗……那まふくん有喜欢的人吗?”母亲总是这样,想要了解孩子的内心世界,却迫切得忘记自己的立场。

まふまふ摇头。

そらる的妈妈那天准备的是栗子饼,まふまふ只咬了一口,就哽住了。


那晚他把窗开得很大,忽然觉得そらる很像星星。

一样清冷,一样闪烁,也一样遥远。

第二天他仍然顺从地跟在そらる身边,听他讲昨晚打赢的球赛,吃他硬塞过来的巧克力。少年霸道得风生水起。

也因为这份强硬まふまふ知道了他喜欢的球星、歌手、颜色,甚至女生类型。擅长国文和体育,等等等等。

——但是我们一起走过多少年了,你又对我有多了解。

他含着甜味浓烈的巧克力,有那么一瞬间很冲动,想问他。

他拉住そらる的衣袖,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想,そらる应该还是在乎他的。他太熟悉他嘴硬心软的个性了。

他想起他好看的手指放在他头顶的温度,帮他把过长的刘海拨弄开的弧度。

但凡对方多给他一点点的好,他都能在上课、在深夜突然笑出来。孤独没有变得难以忍受,而是变得值得忍受。

直到まふまふ看见そらる在教学楼后拍了拍女孩子的头,这种错觉才终于消散。

そらる就像所有校园男主角一样专心地听着女孩讲些什么,他的眼里一定是森森的夏意。

然后そらる看见他,反而大方地走过来。那个女孩子反向跑去,长发纷披,一定有淡淡的香气。

半响そらる开口:“刚才那个女生,你觉得怎么样?”

まふまふ低下头,そらる可以给他同样一份蛋糕,一张门票,但在这种事上,他只有尴尬的权利。

“我知道她,A班的,非常优秀。”

——是你喜欢的类型。

そらる“喔”了一声,突然笑了。

“那家伙,真的挺可爱的。”

まふまふ也跟着笑。

笑自己错把别人的施舍当善意。

——今天去吃蛋糕吧。

——好啊。


そらる的妈妈把茶杯放在他面前,良久叹了口气:“既然决定了就好好加油。”

まふまふ点点头,为了让她放心咧开了笑容。

他的妈妈要把他接去东京念书。他没能等到那张毕业照,他本来还打算悄悄站到そらる身后,就像他们上学放学时一样。

我还以为你会拒绝。他的妈妈舒展了眉,宽慰地笑了。

まふまふ觉得没什么不好的,他清楚这里没有人需要他。

临走前一天他和そらる走在河堤上,风不大。

他其实不懂得如何告别,也不再奢望そらる会因此难过,所以他什么也没有透露。也许そらる的妈妈也没有告诉他吧,他好像还在为上次输掉的比赛气恼,对まふまふ的自说自话敷衍而过。

可まふまふ没有时间了,他说起那家昭和风格的菓子铺,说起早上そらる的妈妈忘了放盐。他有点口渴,但他必须讲完。

“其实有件事一直想要道歉,”他看着そらる的侧脸,そらる依然望着河面,“很久以前我和别人说我喜欢你——但那只是一个玩笑。”其实根本不是什么需要被提起的事情,可是他想说。

“……玩笑?”そらる终于感兴趣似地看他,眼里的波光流转,略带一点天际的瑰色,漂亮极了。

“为了引起关注而开的玩笑。”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的如此顺畅。他们就像在彩排话剧,但是谁也没有投入感情。

他猜そらる会漠然说一句“まふまふ你好恶心”,反正结束了,他已经撒完了青春的最后一个谎。

“喔,”そらる没有看他,语气满是讥讽,“……那你如愿以偿了吗。”

まふまふ愕然。

他愣在原地微微发抖,然后咬着唇疯狂地跑向前去,一直跑到老房子里,泡在黑暗中冷却。他也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

第二天他坐上车厢,看了一夜星空后他的眼睛很酸涨,但他还是会走,车还是会开。戏也还是要散场。

但是他哭不出来。






买下老房子的是一位瘦小的女人,穿着黛色长裙,她的孩子睁圆了眼睛,小脸紧绷着,直到まふまふ对他笑他才放松下来。

办完手续,まふまふ和他们道了别,一心想回家倒头大睡。

横亘在他心中多年的老房子终于卖掉了。也许他应该彻夜狂欢,可他完全放松不起来。

他还在想那晚そらる的话,那种再浅显不过的不舍简直要逼疯他。他皱着眉对他说,明天下午我就走。

把两个人的生活圈划开,五年足以做到。まふまふ甚至破罐破摔地猜测,そらる是否学会了把关心铺在表面,遮住内心的冷漠和刻薄。但这样揣测对方的自己岂不是更卑劣。

这几年他多的是机会直面他人的猜忌和恶意,只有他的妈妈在看出他眼下一片青时会说一句“别和自己过不去”。

“……那,你还会回来吗?”そらる的眼神近乎温柔。

多年后的今天まふまふ终于意识到,内心的钝感是一剂麻醉,等药效过去,疼痛是免不了的。


门刚一打开,小孩子的笑声便扑了过来,まふまふ头疼地说“我回来了”便悄悄溜回房间。

妈妈正和家里的小孩子看着电视,他习惯了她的少言寡语。

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小孩子,他面前是他翻开的匣子。孩子看到他就僵住了,随即沮丧地低下脑袋,他知道自己要挨骂了。

まふまふ不动声色地把匣子盖上,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孩子扬起脸惊喜地笑了,又揪着他的衣裾脆生生地问:“照片里被涂黑的人是谁啊?”

——“哥哥为什么那么怕他?”

他再一次落荒而逃,生怕孩子看见他瞬间崩溃的表情。






他曾无数次想象他们重逢的样子。也许是走在阶梯上,对方抬起头说好久不见,然后露出洁白的牙齿。也许是一通电话把两个人安排到咖啡厅的一隅,从手指上猜测彼此的经历。

而现在他们安静地路过不再熟悉的街景,阳光有点烫。

早晨他打开门,门前站着三天前不告而别的まふまふ。他染了黑发,穿一件极简的黑色短袖,面容憔悴。他虚张了张嘴,显然还没想好要说什么。

そらる眯起眼看他,也不说话。直到对方无所适从地压低了头,他终于压抑不住,掩着嘴笑了起来。

まふまふ一脸遭受蒙骗的模样,低着头,嘴角却有了笑意。そらる想说其实黑色头发更适合你,但此前他已经把勇气用光了,开始后知后觉地难为情起来。


身后的まふまふ已经打量他三次了,支支吾吾,唯唯诺诺。そらる忍笑忍得辛苦。

他应该是在期待他先开口,可他想说的话那么多。

所以要去哪?他一时没了主意。平时工作之外的活动都在家里,可他总不能把对方约到家里,来一局超级玛丽,边打怪边扯上一句别来无恙啊。他索性选了最俗的咖啡屋,原谅他并不是多浪漫的人啊。

他们坐在酒红色的木椅上,目光不小心碰到一块,是まふまふ先紧张地笑了。精致的面容是不变的少年气息。

他突然想起那个风风火火要向まふまふ告白的女孩子,得知まふまふ突然转学后扯着そらる的校服,把眼睛哭得通红。她说你不是答应要帮我的吗,你怎么不告诉我啊!

当时そらる默然站着等她哭完,他也没有等到まふまふ的亲口告别,送他乘坐的列车远去都要遮遮掩掩。そらる觉得她并不比他委屈,至少她的悲伤有人知道。


“我……”まふまふ拿着菜单我了半天,泄气地递给他:“还是你定吧……そらるさん……”

“那好吧。”そらる很快点完,出神地听着正在播放的曲子,但听不出名字。

那份暖黄色的柠檬蛋糕送上来了——它被推到まふまふ面前,他很惊讶。

“其实我不会吃甜。”

そらる说得恳切。

如今他终于学会了坦白,为的只是不再错过。

他看见まふまふ握着勺子的手微微颤抖着,他挖了一口塞进嘴里,嚼着嚼着头越来越低,终于掩着脸,低声哭泣。

そらる连忙问怎么了,明明是他喜欢的甜食啊。

まふまふ努力控制着表情,眼泪让他看上去更加疲惫。

——“太酸了。”

他的声音变得沙哑。




end



﹍﹍﹍﹍﹍﹍﹍﹍﹍﹍﹍﹍﹍﹍﹍﹍﹍﹍﹍﹍﹍﹍﹍﹍﹍﹍﹍﹍

谢谢看完的你。

这一篇文写得我快把自己逼疯了。被好朋友鼓励之后把它写完了,心里却还是超级没底。

无论如何我都会继续加油的!所以非常非常期待你们的建议!

突然就语死早了,可能是文力早就透支的缘故吧(゚Д゚)ノ

话说,真的只有我完全记不住自己写的东西吗?无数次边写边翻前面,下一次仍然是“啥我什么时候写这个了”的状态……(默默抱膝)

啊,强烈欢迎你们的建议啊!请多指教!( ´艸`)



评论

热度(88)

  1. 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 ˙³˙)野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