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

【そらまふ】Silence(1)

阿瓶:

  #CP:そらるxまふまふ

  #哨兵嚮導

  #大概中篇(?)

  #ooc

  #勿代三


  西湖小鎮,一個人口不到10萬人的鄉下地方,小鎮名因緊挨著西湖而得名。從前是個非常熱鬧的小鎮,但因為幾十年前發生戰爭,青壯年都被徵招去打仗,從此沒有再回來,小鎮人口逐漸流失,漸漸變得荒涼。

  結束了一天打工,まふ走在小街上,淋著毛毛細雨,想著晚餐該怎麼解決,走沒多遠就被打工的書店店長給叫住。

  「まふくん,真不好意思,不過能請你幫我盤點最後一批書嗎?」店長Last Note帶著抱歉的笑容,「等一下請你吃泡麵吧。」

  「店長,你也太小氣了。」話雖這麼說,不過まふ還是往回走,畢竟自己是在別人底下做事的,更何況店長對他有恩,幫點小忙不算什麼。

  曾經在他最失魂落魄的時候,Last Note出手幫了他一把,不僅幫他找房子,還讓他在自己的書店工作,因為這樣他現在才能存活下來。

  ラスノ,是這個小鎮上最大間的書店,雖然比起其他大城市來說要小的多,但對於鎮上的居民來說,是個各方面都很齊全的書店。

  因此店裡只有他和Last Note兩個人完全忙不過來。

  まふ在後面的倉庫裡盤點著剩餘的存貨,因為倉庫沒有空調的緣故他熱的滿頭大汗,甚至有點頭暈。

  他甩甩頭,繼續著盤點的工作。

  直到Last Note的大喊吸引他的注意力。

  「怎麼了?」

  「觸屏故障了,我資料才輸入一半呢。」Last Note苦惱地看著顯示在空氣中的屏幕,用手碰了碰卻依然沒有反應。

  觸屏是通訊器的其中一種,被安裝在通訊手環裡,功能就像舊時代的電腦一樣,使用者可以按照自己定義的手勢在空氣比劃叫出觸屏或者通訊器,但叫出來的屏幕如果沒有關上就會一直顯示在空氣中,在這顆星球上已經是非常普及的通訊用品。

  「我幫你用用看吧。」

  まふ點開控制中心,Last Note看他熟練的動作露出意味深長的眼神,似乎在想些什麼,直到まふ幫他把修好了,他才回過神來。

  「真是謝謝你了,請你吃兩碗泡麵怎麼樣?」

  「不用了。」

  まふ用手抹了抹額頭的汗,即使已經到了有空調的區域,他還是覺得很熱,而且腦子也很亂,感覺就像一堆雜訊從他腦海裡跑過。

  「對了まふくん,明天是不是你十八歲生日啊,要幫你慶生嗎?」

  「啊?不用了。」他心不在焉地說著。

  好熱,頭好痛,難道是感冒了嗎?

  他發現他逐漸聽不到Last Note對他說話的聲音,取而代之的是一堆嘈雜的噪音,還有類似機器運轉停止所發出的尖銳聲音。

  他甚至看到了一些畫面,零零碎碎地出現在他面前。

  「啊──!」まふ難受地摀住耳朵跪坐在地上,Last Note見狀趕緊拿出通訊器聯絡。

  「是我,我這裡有個人性別覺醒了,應該是個嚮導,你趕緊來我的店接他。」



  まふ醒來時,是在一間純白色的空間裡醒來的。

  不是醫院,這裡是哪裡?

  「這裡是塔裡的醫院喔。」

  年輕男子的聲音吸引了まふ的注意力,他抬起頭,那個人穿著白大褂坐在旁邊,帶著笑容看著他。

  「你好,我是うらた,是塔裡的嚮導醫生,也是嚮導的介紹人。」

  「等等……」まふ現在腦子一團亂,他剛才明明還在幫Last Note修理觸屏,然後後面發生了什麼事他完全不清楚,接著他就在這裡了。

  什麼情況?

  「我知道你現在腦子很亂,等你休息夠了我會跟你介紹嚮導的工作。」

  嚮導?那是什麼東西?

  「嚮導就是……」

  我剛剛有說話嗎?

  「你沒有說話。」

  うらた看著因吃驚瞪大眼的まふ,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想知道我為什麼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嗎?」

  まふ猛點頭。

  「這是嚮導的能力。你的精神屏障現在有很多空隙,所以讓我很容易知道你的想法喔。」

  うらた邊說邊倒給まふ一杯水,等他接過後便繼續說,「這星球上有一半的人口是哨兵跟嚮導,通常在他們成年時會性別覺醒,覺醒的哨兵與嚮導通過知情的人或者醫院被送到聖所的醫療室,也就是這裡。」

  「所以普通百姓不知道嗎?」

  「當然不知道了,這是極機密的事情,不能對外透漏的,不然你之前知道這件事嗎?」

  「不知道。」

  「那就對了,通常哨兵和嚮導都會進入軍隊,因為是異於常人的能力,所以已經覺醒的人都會被送到聖所裡訓練,訓練結束後可以選擇到軍部裡或者進入塔接任務。」

  「當兵嗎?」

  「在常人的眼裡看來是這樣,這部分之後會再跟你說明,現在先跟我來。」

  うらた站起身,領著まふ走出醫療室,「我先帶你去找你的老師。」

  「還有老師啊?」

  「嗯,每位剛覺醒的嚮導都必須要有一個帶領者,也就是另一位嚮導,來帶領你們學習運用嚮導的能力。」

  うらた邊跟其他人打著招呼,邊跟後頭的まふ介紹聖所內的各種部門。

  「以後你比較會接觸的就是訓練部門和教育部門。喔對,還有哨兵營。」

  「哨兵營?」

  「就是聚集剛覺醒哨兵的地方,哨兵的訓練方式跟嚮導不太一樣,雖然他們也都各自有一個老師,但一些課程是要統一訓練的,而嚮導只要跟著老師學習就可以了。」

  談話之間,他們已經坐電梯來到一樓。跟まふ想的不太一樣,他以為這個聖所是個很特殊很奇異的地方,沒想到就跟普通的大樓場景一樣,許多人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辦公。

  「不然你以為聖所是要有什麼奇異的地方?」感知到他的想法的うらた翻了個白眼,「聖所就像是一個機構,隸屬於塔,用來訓練剛覺醒的你們。」

  「那塔是什麼?」

  「以後你從聖所出來也許會進入塔內工作,反正就是會給你特殊任務的地方。」

  「特殊任務是指什麼?」

  「很危險的工作,一般人完全沒辦法解決那種,可能會喪命的。要是你從聖所出來了,建議你直接進入軍部。」

  うらた帶他到一間房間外,刷卡感應後門叮的一聲開啟,裡頭是一間小會客室,沙發上坐著一個他再熟悉不過的人。

  「Last Noteさん?」

  「嗨,まふくん。」

  うらた和まふ進入房內後門又自動關起,まふ看著眼前的人,心情很複雜,想問的事情很多,卻不知從何問起。

  「先坐吧。」

  まふ不安地看著坐在對面一臉悠閒喝著茶的男人,他知道他對Last Note不是很了解,但沒想到對方也是相關人員之一。

  「Last Note是很優秀的嚮導,他之前的任務是在坊間搜尋即將性別覺醒之人,並且匯報給聖所人員。」

  「抱歉啊まふくん,因為我不能透露身分,所以沒有跟你說。」

  「不,沒關係的……」

  「Last Note將會是你未來的老師。」うらた補充一句。

  「什麼?」

  「就是這樣,請多指教了。」

  「まふくん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うらたさん。」

  「嗯,目前看來是沒有什麼問題。」うらた拿起手邊的一疊報告,看著上面的數據說:「各方面都很穩定,但精神屏障非常弱,這點需要加強訓練。」

  「嗯,我知道了。」

  「那報告書先放你這裡,我先走了,還有其他嚮導要處理。」

  「下次有空喝一杯吧。」

  「那也得等我的工作告一個段落啊。」うらた在關門前說了一句。

  門關上後,室內一陣尷尬,其實まふ只有覺得自己一個人在尷尬,人家Last Note還在悠哉的喝茶呢。

  「主要的事情剛剛うらたさん已經告訴過你了吧?還有哪裡不清楚嗎?」

  「目前沒有。」

  「那我先來告訴你怎麼建立精神屏障吧。」

  精神屏障,簡單來說就是保護自己免受外界情緒的干擾所建立的壁壘。照Last Note他們剛剛說的,自己的精神屏障還很弱,但是弱到個什麼程度,他還真想知道。

  「如果要比喻的話,大概就是像剛被炸掉的房子那樣吧,很容易就被入侵了。」

  「真是謝謝你的比喻喔。」

  「不用客氣。」

  Last Note先教他把精神集中,在腦內想像著將自己的思想包圍起來。他試著做了一次,然後睜開眼,看到Last Note對他點點頭,「就是這樣,這個要常常訓練,我們可以將自己的精神屏障打開或封閉,等你熟練後就能運用自如了。」

  「那現在我們先休息一下吧。」

  就這樣?

  「這種事不能太急,慢慢來就好,等等我們要去訓練場,讓你看一下怎麼用感知幫助哨兵。」

  「為什麼要幫助哨兵?」

  「欸?うらたさん沒有跟你說嗎?哨兵跟嚮導通過結合成為一體,等你過了二十歲,你身上的費洛蒙會開始進入活躍期,到時候會有不定期的低熱期,而當你遇到適配性高的哨兵的話就會進入結合熱。結合熱比低熱期更加痛苦,慾望會前所未有的強烈。哨兵或嚮導若沒有找到另一半,他們就會因低熱期而受苦。沒有嚮導的哨兵是很嚴重的,因為他們的五感很敏銳,除了要忍受低熱期,且因為沒有嚮導,他們可能會進入神遊或狂化的狀態,所以找到一個適合的嚮導對他們來說是很重要的。」

  「那如果沒有找到呢?該怎麼辦?」

  「這種時候就要用鎮靜劑,來安撫進入低熱期狀態的哨兵或嚮導,以免他們狂化。」

  「你別擔心這個,你還得過兩年才會開始有低熱期的。」

  「我、我才沒有在擔心……」

  Last Note笑而不語,點了點空氣,觸屏馬上跑出來,他放大到讓まふ也能看的到,接著點選新聞來看。

  新聞現在播的是他們α星統帥與鄰星總督的聯盟事宜,大概是談妥了吧,雙方很友好的彼此握了下手。

  看到這裡,Last Note開口:「你知道現在α星的狀況嗎?」

  まふ搖搖頭,他不大關心政事,而且之前生活在那個小鎮上,實在很難跟外界接軌,更別說要了解政治了。

  「這事情只有我們才會知道,你別說給普通人聽。」Last Note難得嚴肅起來,「其實現在帝國跟軍部是交惡狀態。」


  tbc


  我來填坑了!!

评论

热度(105)

  1. 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阿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