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

【そらまふ】After the Rain【AtR一週年紀念】

爆肝系满天星★ニコ歌い手:

--吶,還記得一年前、我們第一次相遇的時候嗎?


 


01. セカイシックに少年少女


 


睜開眼睛首先看見的是無止盡的星空、耳邊傳來的是海浪有規律的拍打聲,轉過頭、可以看見自己的搭檔正坐在自己的身側仰望著夜空,搭檔黑中帶藍的卷髮被海風吹拂著、如同藍天一樣的雙眸映照著夜空,眼球左右移動著、似乎是在尋找著什麼。


 


「在找什麼呢,そらるさん?」忍不住開口詢問,穿著法師袍的白髮少年眨著紅色的眸子、裡面映照出搭檔的模樣。


「…啊,你醒了啊。」似乎是習慣性的、搭檔伸出手輕輕揉亂少年的白色髮絲,眼眸不變的眺望著天空、頓了一下才又繼續說道「夏季大三角。」


「噗,您在說什麼呢、そらるさん,那種東西不是早就不在了嗎?」覺得有些好笑的笑出聲、白髮少年坐起身靠在搭檔的身上,一起眺望著天空的眼神變得有些黯淡「吶,我、會變成什麼顏色呢。」


「……笨蛋まふ。」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已經被彈了額頭,黑髮的搭檔露出了一個好看的笑容、手指輕撫著白髮少年因為被彈過而微紅的額頭「誰會知道這種事情啊。」


「…好的、そらるさん。」因為對方的回答感到喜悅,白髮少年又稍微往搭檔的方向窩近了一點,而像是回應他撒嬌一樣的動作,黑髮的搭檔也伸出手輕輕攬住了他的肩並不時輕輕的撫摸少年那頭雪白的髮。


 


當藍色星球上所有資源都耗盡的時候,星球發生了劇變。


宛如是藍色星球悲傷的怒吼一般,地殼變動、大氣層破洞、變化無常的氣候接二連三的發生,而一切都結束後的百餘年之後,藍色星球變回最初純淨、沒有污染的那副模樣,如果現在可以從宇宙眺望的話、藍色星球肯定是這數千年來最美麗的模樣吧,倖存的人類這麼感嘆著。


隨著時代不停的變遷,在藍色星球大災害後的數十餘年中人類發現了他們從前不願承認但是卻也確切存在的--魔法。


使用魔法取代了原先的能源,人們注重著環境保育與重建、以及逃離災變後出現帶有威脅性的物種同時,使用魔法一點一點的取回了原先的生活。


 


然而能夠使用魔法的人並不多,而在國際政府的研究下發現、能夠使用的人出生後一定會有一個特徵──和正常人類特別不同的瞳孔顏色。


正常來說人類的瞳孔都是黑色,但是能夠使用魔法的人的瞳孔卻是發著光一樣的鮮豔色彩--而まふまふ便是其中一員,只是他又比較特別、紅色瞳孔裡的光輝混雜了一點點的黑顯得黯淡、也許色彩的明亮反應的正是魔法的強度,まふまふ能夠使用的都是輔助系和治癒系的魔法、而常被魔法學院中能夠使用攻擊魔法的同級生們嘲笑,まふまふ對此並沒有特別在意,他更在意的、是老師們在上課訴說的--魔法的來源。


科學家們在大災變後突然無法從地球上觀測到宇宙的星辰,太陽和月亮的光芒一如既往的可以觀測到、然而卻無法看到其他的星球,原先以為是星辰的那幾個發光體、在仔細觀測後卻發現那只是一球又一球的光粒子,在探討與研究後科學家們認定、那些就是現在所謂的「魔法」的來源--魔法師死亡後殘留於體內的魔力會昇華至空中,轉變成無數的光粒子、供給給後來誕生的魔法師們魔法能量,這也是會使用魔法的人極少的原因之一。


 


まふまふ時常會思考,如果他死了的話、昇華到空中的光粒子會是什麼顏色呢?是不是、又會多一個像他一樣只會使用治癒或輔助系魔法的人呢?那個孩子…是不是跟自己一樣被欺負著呢?


 


02. 桜花ニ月夜ト袖シグレ


 


他是一個冒險家,背著簡單的行囊、身上穿戴著簡單的防具、腰間掛著一把看起來很厲害的長劍,並不是喜歡旅行、也不是喜歡冒險,只是厭倦於一直待在同一個地方駐足不前而踏上了旅程。有人說人的一生也許都在尋找著什麼、青年也是這麼想的,於是當他在大雨之中看見那個穿著法師袍、傷痕累累的躺在櫻花樹下的白髮少年後,他發現自己似乎終於找到了這一生自己一定得找到的東西。


 


其實不是第一次見到那個白髮的少年,他似乎也是個旅行家、有時候會在不一樣的國家或城市和他巧遇,只是對方似乎沒有認出自己、而他也沒有特意的去認識他,但是在看到傷痕累累的他的瞬間、卻立刻跑到了他的身邊。


 


「喂,你還好嗎?」不論地上是否因為雨水而又濕又黏、青年坐到那個白髮少年的身邊拍了一下他的臉頰,耳朵貼近少年的胸口知道他還有心跳後安心了一下,轉身從自己的行囊中拿出避雨用具、藥品和繃帶開始幫少年遮雨和處理傷口,少年的身體異常瘦削、幾乎沒有一點的脂肪,一邊感嘆著少年既然這麼瘦弱就別自己一個人出來旅行、一邊小心翼翼的包紮著,全部包紮完畢後青年擦了擦臉上和汗水混雜在一起的雨水、靠著樹幹決定小歇一會的同時,旁邊的少年眼皮微微的震動、打開後露出了紅色的眸子,眸子裡面透出一點驚慌和無措左右掃視著,最後視線和青年對上、慌張的拿起放在旁邊的法杖要站起來卻因為疼痛又躺回原地,而看著這麼慌張的白髮少年、青年只是露出了笑容。


 


「早安。」青年這麼說著、伸出手輕輕撫過少年雪白的髮絲「你身上的傷有點重,暫時不要動比較好。」


「是您…幫了我嗎…?」對於覆蓋在自己頭頂的手掌溫度感到了疑惑,白髮少年露出驚訝的神色「為什麼…?」


「你可能不記得吧…我們常常到一樣的城市旅行,只是從來沒打過招呼。」聽完青年的話語白髮少年不知道為什麼紅了臉頰、伸手遮蓋著自己的臉,大概是因為被一個素不相識的人救了感到羞恥吧、青年這麼猜測著但是沒有追問,腦海中浮現的是另一個問題「我說你啊,為什麼會傷痕累累的躺在這裡?」


「……啊…說了、您不會嘲笑我嗎…?」白髮少年沒有把手從臉上移開、只是開了個指縫往青年那邊看了一眼,得到青年的應允後、白髮少年才又吞吞吐吐的開口「剛剛、去接了一個C級的任務…想說應該可以吧…結果…」


「就變成現在這樣了?」青年接下少年吞吐的話語、並且看著對方點頭,沒來由的想嘆氣、伸手彈了一下少年的額頭「你平常都打什麼等級的任務?嗯?」


「D級…」少年不意外的得到了青年故意一般的嘆氣,看著青年這樣的舉動少年的眼眶似乎紅了一些,青年似乎是注意到了而又揉亂了少年的髮絲。


「你先好好休息恢復魔力吧,你是魔法師對吧?」青年拿起旁邊放置著的披風往少年身上一蓋,看著天空似乎已經開始漸漸散開的雨雲「等會雨停了、我們一起去解決那個你沒解決的任務吧?」


「但是、我…只會輔助和治癒的魔法…攻擊魔法的話…」少年先是有些驚愕,隨後低下了頭看著在自己身上的披風、小聲的說著關於自己的事實,然而聽完少年的話語、青年的臉上沒有露出一絲的嫌棄、反倒露出了笑容。


「那不是剛剛好嗎?」青年的笑容讓少年感覺到溫暖和些許的刺眼,眼神和少年對上,注意到白髮少年開始緩緩滲出淚的雙眼、青年伸手遮蓋「我的背後之後就交給你了,我是冒險家そらる、你呢?」


「……我是、魔法師…まふまふ,請多指教、そらるさん…」伴隨著些許的抽泣聲,白髮少年道出自己的名--似乎是在慶祝他們的相識,雨逐漸停下、隱約可以看見蔚藍的空中浮現了一道彩虹。


 


03. アイスリープウェル


 


まふまふ接的那個任務在C級中大概算是最難的任務了、已經接近B級,對於平常勉強可以單獨完成B級任務的そらる來說算是輕鬆的了、尤其是在まふまふ的魔法支援之下顯得更加簡單,そらる大概永遠不會忘記まふまふ在完成那個任務後不可置信的蠢臉吧。


在那之後兩個人作為「After the Rain」的冒險隊伍一邊在這個崩毀的藍色星球四處冒險,兩個人的旅途比一個人要來的有趣多了、而まふまふ在那之後也沒有像初遇時的重傷,站在前面揮舞著長劍的冒險家現在已經被一部分的人傳為勇者、原先沒沒無聞的魔法師也逐漸被人知曉--沒有人在意魔法師會哪些魔法了、越來越多的村莊城市委託他們完成一些任務,過去到現在解過的任務已經幾百起,卻只有那一項任務還會讓まふまふ在夜晚哭泣。


 


那是來自一個小小的村莊,一個少年的委託。


村莊有個傳統的儀式、就是一到祭典的日子就得供奉一個人類給沈睡在村子郊外某個洞窟中的龍,當初不曉得為什麼接下了少年的委託、也許是少年哭泣的臉龐讓まふまふ心軟,即使旁邊的そらる反對、他也還是接下了那個委託--拯救即將被獻祭的、少年的妹妹。


まふまふ在祭典開始前先去拜訪了少年的妹妹,那名少女已經在好幾個月前就被移轉到了洞窟中的小屋、每天每天都守在沈睡的龍身邊,洞窟裡面似乎有著一套自己的生態系統、まふまふ踏進去時就連旁邊的そらる都感到了驚艷--洞窟並沒有想像中的黑暗,而是一片一望無際的紅色花海、以及散發著溫暖黃光有些不自然的石壁,まふまふ和そらる順著似乎是被人們踩踏過的痕跡前進著、在快要精疲力盡時終於看見了少女所居住的小屋和少女本人。


 


「吶,你就是、這次的『祭品』嗎?」まふまふ蹲下身子和少女平視,少女和少年不同,有著一頭及腰的黑髮以及和自己一樣、與正常人迥異的金黃色瞳孔--啊啊,這孩子、也是魔法師啊。


「…嗯、沒錯。」少女平靜的回答著,雙眼直勾勾的盯著まふまふ的眸子、那對眸子實在是太過平靜而讓まふまふ感到了一點寒意「怎麼了嗎,魔法師先生?」


「我們被你的哥哥委託來、把你帶離這裡,那麼、你想離開這裡嗎?」身後的そらる直接的說明來意,少女的眼中的情緒明顯有了一點波動、隨後垂下眸搖頭。


「不行的,魔法師先生、勇者先生,這是我的宿命,我必須在這裡。」對於少女這樣的回答まふまふ有點訝異,少女臉上雖然掛著笑容、但是可以從少女緊握的拳頭中感受到她似乎正隱忍著什麼「這個村子、只有我一個魔法師,而且那個封印龍的障壁、只有我可以進去啟動,所以、所以…對不起,請您回去告訴哥哥,對不起。」


「但是-」まふまふ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卻被少女打斷,看著少女似乎是心意已決的臉龐、他低下了頭「我知道了…我們回去吧、そらるさん。」


「…嗯。」似乎早就知道說服不會成功,そらる沒有多說什麼拉過まふまふ轉過身準備離開、卻被少女的聲音再次打斷。


「那個、可以的話請幫我跟哥哥傳話好嗎…?」少女看著そらる的眼,まふまふ似乎因為說服失敗正沮喪著而沒有仔細聽,聽完少女的請求後そらる點點頭、帶著まふまふ離開了那個洞窟,離開前、隱約還可以聽見少女稚嫩的哭泣聲迴盪著。


 


在那之後そらる代替沉浸在沮喪中的まふまふ將少女的話語和決議傳達給少年,少年聽到之後只是苦笑了幾下喃喃自語著「果然如此」並向そらる和まふまふ道了謝--大概因為村民在祭典前被禁止前往那個洞窟的緣故,那名少年才無法去探望自己的妹妹吧,想到著點突然感到了悲傷、まふまふ似乎也想到了同樣的事情而落下了眼淚,擦去まふまふ臉上的淚水、兩人便回到了下榻的旅館準備策劃明天以後的行程,而在夜晚準備入睡前、まふまふ卻離開了被窩、走出房間。


 


--那傢伙要去哪裡…?


雖然心裡有這樣的疑問,但是そらる卻馬上明白他應該是去洞窟見那名少女而追了出去、卻發現まふまふ行走的前方不遠處就是那名少年,感覺到不對勁的そらる跑上前抓住了まふまふ的手,對於そらる的出現似乎感到有些訝異、まふまふ過了一會才從驚愕中回復手指著前方的少年──他似乎是打算前往妹妹所在的洞窟的樣子、有些不安所以想要跟去看看,まふまふ用魔法在空中比劃出了文字後比了一個「噓」的手勢,拉著そらる跟上了少年的腳步。


 


少年的聲音在洞窟裡面響徹,似乎是在尋找著那個少女。


踩過紅色的花海,最終似乎是敵不過少年的呼喊、少女從小屋中走了出來站到了少年的面前,見到少女的瞬間少年相當的驚喜、整個人就要直接撲過去了卻遭到了少女的制止,少女似乎說了些什麼、少年臉上的笑容沒有崩壞一步一步的朝向少女接近。


 


「吶,我們不是還說好要一起去那個溪邊嗎?」


「不是要一起去觀察天上到底有多少星星嗎?」


「我還沒吃到你說的、很好吃的那家店啊…你不是要帶我去的嗎?」


「吶、拜託你…」


「沒有你的話,我就什麼都沒有了啊…」


 


一步一步的朝向少女接近的少年、最後一個伸手似乎想要抱住少女,手卻穿過了少女的身體、而讓少年楞了半晌直接跪坐在地。


 


「對不起,哥哥。」


「這裡是、死的世界。」


「還活著的人、是觸碰不到已經死掉的我的。」


「對不起、對不起啊哥哥。」


 


稚嫩的哭泣聲迴盪在洞窟中,聽的まふまふ忍不住也鼻酸,そらる這才想通、原來少女所說的只有他能夠穿過那個障壁,是因為少女已經變成靈魂、因為這裡是『死的世界』所以少女才能以這個模樣存活在這裡,並且進入那個障壁啟動魔法陣--同時擁有魔法師和以死之人的身分,才能夠封印這條龍。


哭聲終於停止、響起的是少女的腳步聲,抬起頭注意到少女已經開始往障壁方向走去的少年連忙站起身--伸出手,卻什麼都沒有抓到。


 


「對不起,哥哥。」


「讓我們在夢裡面相見吧。」


 


伴隨著金黃色的光粒子、少女消失在障壁的後方,留下了跌坐在原地、泣不成聲的少年。


 


夢境在這邊停止,まふまふ睜開眼、從臉頰上滑落的液體打溼了旅館的被子,似乎是注意到まふまふ醒來一般、そらる也跟著醒了過來,隔著一個小小的檯燈、そらる漆黑如同夜空的眼睛看著まふまふ泛著淚水的雙眼,そらる伸長了他的手輕輕拍了拍まふまふ雪白的髮絲、就像往常一般的安慰著他,但這反而讓まふまふ流出了更多了淚水。


 


「吶,そらるさん。」


「嗯?」


「您覺得他們後來怎麼樣了呢。」


「誰知道呢。」


 


看著窗外,夜空閃爍著各種顏色的光芒、卻看不見屬於少女的金黃色光芒。


 


04. 彗星列車のベルが鳴る


 


列車沿著軌道行進著,他們前往下一個城市。


まふまふ最開始原先很興奮的眺望著外面的景色,卻在中途因為暈車而整個人直接癱軟在座椅上,無力的應付著そらる的毒舌、まふまふ閉上雙眼試圖讓自己沈入夢鄉之中,看著まふまふ似乎打算要睡了的樣子、そらる一邊感嘆著可惜一邊回歸寂靜,只有他們的車廂內可以聽見窗外的鳥鳴和列車運作的聲音、以及まふまふ逐漸平穩的呼吸聲。


窗外的天色逐漸由黃昏的橘黃轉變為夜空的深藍,天上的光粒子所發出的光芒更加的明顯--有紅色、藍色、黃色,各種繽紛的色彩。そらる曾經見過一位魔法師的死亡、死亡的瞬間光粒子從身體的各處飄出,最後瞳孔的顏色逐漸黯淡、轉變為黑色,眸子也黯淡下來、變得和正常人沒有什麼兩樣,然而這個死亡的過程卻是那麼的神聖、那麼的悲傷,和那名魔法師素不相識的そらる也不自覺的落下了淚水,看著眼前安詳睡著的まふまふ、そらる不禁想到若是まふまふ死了自己究竟會怎麼樣,會是開始自責沒有保護好他的自己、又或是安靜的看著他離開,不管是哪一種、大概都避免不了濃烈的悲傷吧,也許是被まふまふ的淚水影響、自己會有這樣負面的情緒真是難得。


 


--明明從最開始、就決定要好好保護他了,振作啊そらる。


 


拍拍自己的臉頰強迫自己振作,就在這樣胡思亂想的同時、他們也抵達了下一個城市,伸手搖醒了沈睡中的まふまふ、そらる拿起了兩人的行李下車前往旅館。


 


「吶吶そらるさん,這次的任務內容是什麼呢-?」


 


看著在自己身邊蹦蹦跳跳的まふまふ,完全想不到是剛剛在列車上因為暈車不舒服而全身無力的那個魔法師,低頭從口袋裡面掏出了一張任務的信封拆開、瞬間覺得有點錯愕。


 


「啊…」看著任務單上大大的A,そらる頓時不安了起來、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不安まふまふ的腦袋湊了過來也楞了下。


「這個…沒搞錯吧…?」まふまふ看著そらる驚愕的臉不安的詢問著,似乎是為了讓まふまふ安心、そらる露出了一如既往的笑容。


 


「沒問題的,After the Rain、我們兩個在一起就什麼都可以做到的。」


 


然而,事與願違。


まふまふ看著用長劍支撐著自己身體、已經傷痕累累的そらる,心裡面似乎有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響起。


 


05. わすれられんぼ


 


まふまふ一直覺得,そらる就像是自己的英雄一般。


也許他已經不記得了、但是在まふまふ的記憶中卻清晰的就像昨天一般,在家鄉受到欺凌時、第一個對他伸出援手的便是そらる,帶領著自己離開了可怕的巷弄和同儕的恐嚇、來到了光明的外面,還帶著自己看見了前所未有的景色、甚至稱讚了自己的瞳色--縱使那時後的そらる還對まふまふ這個人一無所知,那次的相遇卻是在まふまふ心中至上的寶物。


在那之後まふまふ也踏上了旅途,偶爾會在不一樣的城市中遇到そらる,但在不知不覺中、まふまふ從巧遇變成特意的追尋他的腳步,他所經過過的城市、去過的店家、買過的東西、解決任務後留下的成果,一點一點的累積、全部都深深的刻印在自己的腦海之中,不可能忘記、也不會忘記,そらる曾經對重傷的自己所說的那句話。


 


--我的背後就交給你了。


 


明明對他來說是個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他卻願意把他的背後交給自己,從那時候起、まふまふ就決定要好好支撐眼前的這個人,於是他們一起旅行、一起解任務,有時候唱著奇怪的歌、或是對對方小小的惡作劇,漂亮的煙火和荒廢的遺跡,什麼都見過了、什麼都不怕了,まふまふ這麼想著--只要他還在自己的身邊、他就什麼都不害怕,從來沒有想像過、他可能不會在自己身邊的那天,所以當そらる渾身是傷的倒在自己面前時、まふまふ的心臟幾乎都要停止了。


瞬間張開防禦用的魔法障壁,まふまふ跑到了そらる的身邊施展治癒的魔法、但是因為傷勢太嚴重就算施展了治癒魔法也無法完全回復,面對眼前還沒解決的任務和不知道還有多少的魔獸、まふまふ慌了、眼淚都要掉下來了,他不曉得該如何是好、沒有そらるさん的話自己究竟能夠做什麼?卻在這麼想的同時そらる伸出手和往常一樣輕輕的拍了拍まふまふ的頭,嘴裡喃喃的念著「沒事的、沒事的」,瞬間讓まふまふ的淚水奪框而出。


 


──自己究竟是多麼的依賴這個人啊,這種時候還要他來安慰。まふまふ這麼想著,低下頭拼命的揉掉順著臉頰滑落的溫熱液體、一邊拍打著自己的臉頰,他可是把自己的背後交給我了、他是這麼的信任著自己,怎麼可以讓他失望呢?振作、振作啊まふまふ,你可以的、你可以的。


 


臉頰已經被自己打到有些泛紅、淚水也逐漸枯竭,まふまふ再次抬起頭時瞳孔中黯淡的紅變得明亮、眼眸中閃爍著的是過往沒有的堅定。


 


一邊維持著魔法障壁,まふまふ把そらる移動到了暫時安全的地方、以自己的法杖為中心刻劃了一個法陣以保障そらる的安全,另一手拿起了屬於そらる的長劍、握柄處還殘留著そらる的體溫差點又讓まふまふ流出淚來,拍打著自己因為恐懼而顫抖的雙腿、走出法陣後回過頭看了看躺在法陣正中央的そらる,他露出了笑容。


 


「至今為止謝謝你,我走了、そらるさん。」


 


00. After the Rain


 


「吶,そらるさん,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相遇的事情嗎?」


 


そらる一睜開雙眼,看見的就是坐在自己身旁傷痕累累的まふまふ、並且像是注意到そらる醒來一樣立刻就投來的問題--看來任務是解決了呢,閉上眼睛、兩個人陷入了一段沉默後そらる才又開口。


 


「櫻花、樹…」聽見這樣的回答まふまふ滿意的笑了,そらる睜開雙眼看著まふまふ的笑容又開口繼續說道「那時候你也是像現在這樣,傷痕累累的呢。」


「是啊,傷痕累累的、我最不堪的樣子都被そらるさん看見了呢。」開玩笑似的回答著,まふまふ纖細的手撫過剛剛為止都還握在自己手中、屬於そらる的長劍「我、做到了喔…」


「嗯,對不起、讓你受苦了。」そらる伸長了手、和往常一樣輕輕撫摸著まふまふ雪白的髮絲,臉上掛著溫柔的笑容「不過真偉大呢,真不愧是我的搭檔。所以、不用再忍耐了…まふ,很偉大喔。」


「好、好的…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好可怕、好可怕喔…」そらる的手有節奏的輕撫著まふまふ雪白的髮絲、嘴裡小聲的重複著「まふ做的真好」等的誇獎,而まふまふ宛如孩子一般趴在そらる的身上嚎啕大哭、そらる也任憑他的淚水打濕自己的衣服,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不知道什麼時候下起的雨也已經停了,濕潤的土地、溫和的陽光--以及和那天一樣的彩虹。


 


「まふ真的是愛哭鬼呢。」


「吵死了,都是そらるさん的錯。」


「好好,對不起。」


「哼。」


「謝謝你、まふまふ,以後也請多指教了。」


「……我才是,請多指教了、そらるさん。」


 


雨停了,他們的冒險將會持續。


就算最後只剩下彼此、就算只剩下一個人,也不會改變。


 


--永遠的,書寫傳說。


 


【END】



评论

热度(70)

  1. D.H.Apple爆肝系满天星★ニコ歌い手 转载了此文字
  2. 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爆肝系满天星★ニコ歌い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