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

【尤季】寓言的羁绊

光虹好可愛W

吃土少年:

*冰上的尤里同人

*尤里&季光虹

*ooc有,架空,小学生文笔

*士兵尤里×神秘世界人民光虹

*不喜请点××,不撕逼

*会尽最大努力写,不好的地方请指正

*灵感来源潘神的迷宫(吃我安利)

01
                                      
       热风呼啸而过,麦香随着热浪席卷了整个郊外,雨季的来临让空气中多了几分湿润的气息,压抑的氛围让人喘不过气来。

       尤里·普利赛提列兵坐在车上确保这个月的民用物资可以准时到达目的地,透过车窗可以看到尤里略长的金黄头发和隐藏在头发中微眯的灰绿色眸子。

       二战结束的第二年春天已经过去了,遭受重创的苏联也在顽强的恢复,国内的气氛依然如二战时一样的压抑,逐渐热起来的天气也使人不安躁动起来。

       不管是国家还是自己都一团糟。

       尤里赌气式翻了个身把军帽扣在脸上,双腿交叠后架在了车内,一如既往的随意。

       一路无话,不时传来尤里均匀的呼吸声。

       “你们迟到了十分钟。”维克托少尉收起自己的怀表微笑着说道,看向尤里的眼神里多了一丝玩味,完全没有怒气。

       “要你管,死秃子。”尤里一把推开维克托,双手插兜小痞子般的离开了。

       最后只剩下和尤里一起执行任务的列兵吓得开始颤抖,捏着衣角不敢望向散发黑气的年轻少尉。

       “少年回去吧,不要变成像尤里一样不可爱的孩子。”少尉大度地拍了拍列兵的肩膀,哄孩子似的说出这句话。

       少年逃也似的跑开了,当然不忘说一句:谢谢少尉。

       “尤里奥你要我拿你怎么办?不管过多少年你依然还是那头难以驯服的小老虎。”维克托下意识的抚上自己的下巴,望着尤里离开的方向沉思,脸上是难得的凝重。

       尤里这么目中无人也是有他的理由的,他和维克托从小如亲兄弟般在他们顶头上司雅科夫上校的眼皮底下一起长大,而他本人又不是听话懦弱的个性,不开心了把气撒在他们身上又不是什么稀罕事,维克托和雅科夫倒也都习惯了。

       当然时间久了天然黑的维克托不免想找个人驯服一下这头横冲直撞的小老虎。

       尤里现在非常烦躁。

       烦躁的源头是目前和女仆两人住在城里的尤里爷爷。

        今早维克托把城里有名的医生请来郊外为受伤的士兵治疗,闻讯赶来的尤里自然是来询问自己爷爷近况的,但是情况并不像往常那么让人轻松。

        “尤里,你爷爷的身体也开始撑不住了,不知道能不能挨过今年寒冷的冬天。”医生结束了包扎工作后对尤里语重心长的说。

        “你不是最厉害的医生吗,为什么不能想想办法救救我爷爷。”尤里发狂的扯住医生的领子咆哮道,手握起了拳。

       可能是从小被周围人宠大而自己又足够优秀的原因,尤里很少有为别人思考的习惯,通常是以自己为中心,这也是让维克托最最放不下心的地方。   

                             

       苏联不是一个可以让你胡闹的地方,军队也不是让你来撒野的,维克托和雅科夫可以宠他,但保不准有人看不惯这种特殊对待。

       尤里越是优秀,他的处境就越危险。

       世界上最不缺心怀鬼胎的人,他们躲在暗处等待可以蚕食你的那一刻。

       但此时此刻尤里想的只有自己相依为命的爷爷,现实的残酷让这个16岁的少年陷入一种莫名的恐惧,比战死沙场更加让人畏惧。

        “爷爷......”尤里无力的躺在自己的床上喃喃自语,时间已是凌晨,拘束的军装依然穿在身上,窗外弥漫着雾气,昏暗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到室内。

        夜晚骤降的温度让尤里双手冰冷,眼泪终于流了下来打湿了干净的床单。

        尤里走下床,离开了房间,只留下床单上轻微的湿痕。

        走在弥漫雾气的幽静树林里尤里放声痛哭,战争的残酷,生命的脆弱,人生的无常,一切一切的不顺都足够压垮这个优秀但幼小的少年。

        父母亲属在战争中逝世,爷爷生命垂危,军营生活的辛苦都在少年的哭声中被放大,放大,连上帝都为之动容的下起雨来。

        雨势逐渐变大,尤里完全没有想走的意思,除了眼眶发红外他又变成了那个嚣张的小鬼行走在初夏的雨夜之中。

       月圆之夜的大雨让尤里想起了他的母亲,那个开朗并富有想象力的善良女人。尤里母亲最常讲的故事就发生在月圆之夜的滂沱大雨之中,那是个让人悲伤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要拯救公主的骑士,他忠诚又果敢,愿意为公主献上自己的生命。公主生命垂危之时,他在月圆之夜的大雨中冒险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并以自己卑微的生命作为代价获得了生命的果实,但是当公主醒来之时看到的永远都只是王子,自然后来的幸福生活也与骑士没有了关系,骑士也永远留在了另一个世界,但是同时公主也被无穷尽的痛苦所包裹,获得生命的代价是永生,她一遍又一遍的送走又迎来希望,却陷入永远不会停止的悲痛之中。

       “爷爷,我多么希望你可以活下来,就算我放弃生命。”尤里低着头几乎是从嘴里挤出这句话。

       或许是上帝的安排也或许是命运的偶然,尤里与“他”相遇了,在这个不美好的时代。

       打在近处的响雷让尤里急于寻找一个可以躲避的场所,当尤里漫无目的往营地冲时一抹艳丽的蓝色让周围如黑白照片般的世界染上了色彩,尤里鬼使神差的跟着那抹蓝色离去。

        不知道跑了多久,当尤里环顾四周时才发现自己追逐的那抹蓝色是一只不知名的鸟类,但是与普通鸟类不同的是那只鸟拥有人类的眼睛,蜜棕色如宝石般透亮。

         鸟飞进了一个树洞,尤里跟进去的时候发现这个树洞仿佛是为自己量身打造一样刚好容他在里面行走。

        泥土的气息,鲜草的香气充斥着尤里的鼻腔里。

        尤里往里走空间变得越来越大,树根纵横交错让这个通往地下的小空间顿时变得像迷宫一样让人分不清东西南北,粗壮的树根缠绕在一起形成柱形的结构足以撑起大树的重量,细小的树根交错盘绕让这个地下小世界更加错综复杂,不知从何时起周围变成了石壁,石壁上雕刻着晦涩难懂的图案和不明所以的文字。

        尤里16年来的认知不够用了,他大可调头就走,但是不知是少年时的好奇还是神秘力量的吸引,他毅然决然的向前走去。

        泥泞的淤泥逐渐消失,出现了千年前芬芳的泥土,不时绽开的白色小花,远处传来的清脆鸟鸣也把尤里引导到了一个更为广阔的空间。

         整个空间呈圆形,四周的石壁上都是比之前看到的更为精美的图案,脚下踩着的石板上可能因为时间久远已覆盖一层薄薄的泥土,但是其中繁复的花纹还是看得清的。一条通往地上世界的石阶凭空出现一般的显现,月光透过空隙照在空间中央矗立着的一尊雕像上,雕像的内容太过于抽象让尤里不知所云,只能勉强看出雕像背景部分有一个少年肩上停着一只灵动的小鸟。

       “呼——呼——”

       翅膀挥舞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转眼间就停在了尤里面前的雕像上,嘴里衔着一块蓝宝石,并把自己的翅膀朝雕像缺少的那处扇去,仿佛在指引尤里完成这个任务。

        尤里接过那块宝石没有迟疑的放了进去。

        并没有什么发生。

        尤里突然冷哼一声,嘲笑着自己的愚蠢,又不是小孩子了,要这无用的想象力干什么。

         可就在尤里转身的瞬间,眼角撇到一丝亮光,他正眼看时发现那光是从交错的树根中发出的,仿佛能看到一圈又一圈的彩虹光晕,缓慢的照亮整个空间。

        树根也像被这温暖的光软化一般,慢慢的舒展开自己的根系,出现了一个可容娇小人类通过的小口。

         棕褐色头发蜜棕色眼眸的娇小少年从中走出。

    
         原来光是从他身上发出的啊,难怪那么温暖,尤里在心里嘀咕着,但是自己却完全没有意识到。

         少年身上披着洁白的薄纱,上面用不知是什么的色彩画着繁琐的花纹,银制的装饰悬挂在薄纱上让少年显得更加俊美。

         “欢迎回来,陛下。”少年歪过头朝尤里笑起来,尤里觉得有些刺眼的扭过了头。

         “你是谁,认错人了吧小鬼。”尤里恢复了平时的嚣张,双手插兜摆正上身说道。

        “唉,我认错人了吗...不会吧....”少年有些紧张了起来,连耳朵都有些微微泛红,双手不安分的握在一起放在身前。

        这时尤里才开始打量眼前的少年,可能因为害羞少年的脸都浮上了好看的玫瑰色,薄纱之下可以隐约看到少年未发育完全的美好身体曲线,少年的头发有些微微天然卷衬得他更加可爱,脸上小小的雀斑惹人怜爱,比起欧洲人深邃的五官,少年有些偏亚洲人的精致五官更适合他这种温润的气质,深邃又透亮的双眼在月光照射下闪闪发光。

        “真好看。”尤里下意识的赞美。

        尤里本身是不屑于这种男人身上的美的,因为他从小就被称为“苏联的妖精”,他继承了母亲的美貌但是却没有没有延续母亲的温柔,再美的容貌也弥补不了他恶劣的性格,所以他没有朋友也不需要朋友,他只想把强大的敌人打败,站在最高处俯视众生。

        “可以给我看一下你的锁骨吗?”少年缓步上前拉开尤里湿透的衬衣,看到的只是尤里白到透亮的肌肤。

        少年失望的神情溢于言表,尤里反应过来炸毛般的跳出一步警惕的看着少年。

        “抱歉,是我认错了,请您忘掉在这里看到的一切吧。”少年微微屈身表示歉意。

        “不可能,别想用做梦来糊弄我,你到底是谁,陛下又是谁,快点给我说清楚。”尤里的爆脾气展露无遗。

        “地下王国的陛下在千年前于此逝世,我们现在的王让我在这里沉睡,直到陛下再次出现为止,可是我感觉陛下就在我身边,但是你身上并没有我们的印记...”少年的声音越来越轻。

        
        “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

        “光虹...你叫光虹。”

        “你...跟我回去吧。”尤里抬头一把握住被他称为光虹的少年的纤细手腕,想要拉他一同离开。

        少年满脸迷茫一下子就被尤里拉向石阶向上走去。

        尤里也不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但是在他思考时身体已经提前做出了反应。

————————————————————————————————————————————————————————————
如果有看的小天使先让我么一个,第一次写文,自己知道肯定不好但是暂时不想被直白的骂,希望各位可以温和的指正😂

尤里对光虹的感觉其实源于千年前感情的迸发,但是不会处理可能会非常奇怪,之后的部分会尽力

人物性格的把握好难,但是也会尽量加油,希望不要ooc太严重,虽然一开始这样但是尤里不会一直这么嚣张自大,光虹也不会一直这么迷糊懦弱,他们都会成长起来

谢谢看我啰嗦到这里的天使们🙏
         
       

       
        
        
       
       

评论

热度(43)

  1. 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吃土少年 转载了此文字
    光虹好可愛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