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

【尤季】如初(第一章)

时间轴_晾干:

重生梗,构架了一个中长篇所以构思了很多让情节丰满的私设。

XD我是说过去的事情的私设。

感情一对一,不会有三角恋修罗场请放心,不存在YOI原番中的角色很快就会离开。(你们看了就知道为什么我会把这个写在前面了)

-----------------------------------------------


第一章

“呀!尤里,你是第一次参加世界级的比赛吧,这么心不在焉可不行哦。”

同在雅科夫手下的花滑女将一脸艳妆往尤里·普利赛提面前凑,被后者不耐烦地避开。

今天是13岁的尤里·普利赛提首次参加大奖赛青少组北京站的比赛,作为俄罗斯在维克托之后的次时代花样滑冰小将,很多人都对他抱有极大的期待。

“你让开。”尤里皱了皱眉,靠着墙压腿。

2A,3Lz,3T……虽然说足够惊艳全场,但对于他来说未免太一般了。

再次站在世界级赛事的滑冰场上,即便是张扬如尤里,也不禁想感叹一句造物主太作弄人了。

不管会不会有人相信……他尤里·普利赛提,其实是个在15岁打破维克托的世界纪录, 18岁拿下花样滑冰大满贯,20岁已经拿下欧洲杯三连冠的俄罗斯著名选手。而他现在,居然,还在和一帮十几岁的孩子一起比赛!

 

20岁的尤里最后的记忆是和中国的男单选手季光虹一起坐在从法国飞往日本的飞机上,参加完大奖赛总决赛的他们准备一齐去给和胜生勇利同居的“前”俄罗斯财富维克托先生庆生。

据说飞机失事的概率远小于车祸。

但他们碰上了。

空乘将录音设备轮换着递到每个人手上,让即将成为遇难者的人们留下最后的声音。

“季,我突然很期待明天的新闻报道。”

尤里在颠簸中紧紧握住了季光虹的手,想来这触感很是陌生,他们虽然是朋友,但似乎除了比赛时礼节性的握手,他从未像这样把对方的手抓入掌中。

季光虹的手在男性里并不大,并且绵若无骨,正如中国人惯常认为,拥有这样一双手的男人往往都出奇的优秀。

季光虹动了动手指,对尤里舒展开一个笑容:“果然是战斗民族啊,遇到这种事还有心思说笑。”

“是吗?可是我分明觉得季更加淡定啊。”

尤里咬着牙齿,面对死亡,得是什么样的大人物才会真的波澜不惊,总之不会是他,他这辈子还没有活够,还没有打破维克托五连冠的记录,也不想就这样扔下爷爷一个人。

闭塞的等待死亡来临的颠倒空间里充斥着祷告和咒骂,尤里看着年长自己两岁的季光虹对着录音机平静的说了五个字,末了嘴角还勾起微笑。

“你说了什么。”季光虹浅棕色的眼睛里映出尤里一丝丝不甘心的慌乱。

“我很好,勿念。I’m fine的意思。”

随后一刻尤里抓着季光虹的手抵在自己的额头,却发现自己并不是教徒,不知道向谁祷告。

“Yuracka,相信我,会没事的。”

季光虹语气一如既往地安宁。

 

尤里在成年之前一直相信中国人有魔力,而他醒来后看见婴儿床上晃悠悠的飞机玩具后,决定从此以后坚信中国人有魔力。

他回到了20年前的俄罗斯,他是普利赛提家的婴孩。

一切和从前没有什么差别,分居两地而把自己扔给爷爷照顾的不负责任的父母,粗犷却慈爱的老人,还有发掘着花样滑冰好苗子的雅科夫。

拥有上辈子的记忆并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事情。对于曾经的尤里而言,成长的二十年足够丰富多彩,他能够心无旁骛地追赶维克托,咬着牙练习一个又一个跳跃与旋转的动作,为突破每一个难关而欢欣鼓舞。而现在,一切都仿若变得理所应当,就连看到维克托,他第一反应居然是想冲过去告诉他你丫在2015年大奖赛决赛之后千万别去参加什么酒会,否则你下半辈子就该被一头猪圈养了!

——如果我重生了,那么季光虹呢?他也回来了吗?

这个念头隔三差五会出现在尤里的脑海里,他没办法去找寻,只能选择等待。记忆中上辈子遇上季光虹是在大奖赛成年组,但这不合理,他想一定是参加了什么比赛被自己错过了——自己上辈子眼高于顶自命不凡,青少组别的比赛一直独占鳌头,没注意到存在感薄弱的中国人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季光虹这个名字,是从他升入成年组别才开始被世界所熟知的。

——没有,没有,没有!翻遍了出场比赛的选手名单!就是没有季光虹的名字!

这不可能!

一切都应该是按照上辈子的剧本书写的,甚至是维克托·尼基弗罗夫、胜生勇利的比赛名次,都和曾经没有差别。

那么一个在18岁完美完成4Lz+3T的花样滑冰选手,怎么可能没有参加过青少组的比赛。

就算……就算季光虹没有回来,他也是不介意和他重新认识的啊。

 

场上《FOILED AGAIN》激昂响起,尤里灵动的身形于冰场上跳跃。而在掌声与欢呼声浸没的观众席中,一个15岁的少年带着鸭舌帽,手指合十放在嘴边,他低下头,帽檐盖住亮晶晶的眼睛。

“季光虹,你来看我的比赛了吗?”

手机突然的震动唤回少年的思绪,他猛然抬头,看见屏幕上打出CHINA的字样和五星红旗,覃扬的名字跟在后面。

与他同龄的同门少年滑入场中,他的选曲是《wakingUP》。看着这人如教科书般标准的勾手三周接后外点冰三周,季光虹咬紧了嘴唇。覃扬的技术编排分是43.90,不管怎么打分内容分也不会低于37,果然是天才。

那么,自己的决定就是正确的。

 

——教练,我想滑双人滑。

——小季?我知道上面是有派人找你谈过关于组队双人滑的事情。但身为你的教练,我觉得你的能力在单人滑能更好的展现。

——……

——你的时间不多,要知道覃扬他们已经参加了几届世青赛了,你再不把方向定下来,就糟蹋了。

 

曾经的季光虹有想过如果能给他第二次做选择的机会,他会怎么选。如今老天真的给了他这次机会,那么就尝试一下不同的人生吧。

只是,他舍弃不了冰场,不然还能做得更干脆些。

季光虹把帽子压紧,混在人群中往外走,决定去体育馆后面的报亭买点吃的。

他显然忘记了“在北京站比赛前后如果找不到季光虹,就去煎饼果子的摊位”这个在上辈子被那帮人百试不爽的套路。

 

“季光虹。”

金发碧瞳的13岁男孩站在路灯的阴影里,脸上的表情不辨阴晴。


tbc.

评论

热度(190)

  1. 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时间轴_晾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