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

【soramafu】风车

owen的烤箱君:

s级喰种srr x 午夜出租车司机mafumafu
私设多如狗
ooc我不听不听
名字,脑洞来自于太宰治作品《潘多拉之盒》


(一)


srr已经记不起第一次吃人肉的时候。毕竟出生的时候就是这样,不得不吃如未开化的猛兽一般饮血茹毛。


像是死去一般的饥饿感袭上身体。面条的香气冲进鼻腔时,就只是面条的味道。


商业街的小店,新年,灯笼。灯光把街道映照的似真似假。


晦暗的小巷子里,今夜卖淫的妓女还在歌唱。他的耳朵十分灵敏,灵敏到可以接受所有阴暗声音的地步。却从未对此感到过一丝自豪,甚至是厌恶。


隔壁就是风月场所,但srr还是停止在巷口。


他没有多少犹豫,就走进了狭小且潮湿的小巷里。他叩击墙砖,“一个晚上多少钱。”


刚刚才被折腾过的女人甩了甩沾满垢物的头发,弯了弯眼角,“不贵,要来吗?”


然后,就像隔着一堵墙的风月场所里的小姐一样一样,将身子贴近,用手轻抚着男人健壮的身体。在冬夜里。


mafumafu觉得自己实在是惨,就是惨到没法见人那种地步。早上接了一个客人,结果把车开到目的地,刚刚把人的钱给结了,结果那人就立刻打给总部投诉。这下好了,人家还要精神损失费。以为司机是他儿子,压岁钱都是他给的。没想到压岁钱有一部分还要充公。


这下可是一贫如洗了。


“我不就头发白了点,惹着谁了。”他打开电台,这个时候正好在播放音乐。难得熟悉的一首歌。一边把方向盘打满,一边跟着哼唱了起来。唱到高潮处,还开始腾出一只手打响指


mafumafu,出租车司机,爱好唱歌,还特别爱唱高音。


这头白发给自己惹的麻烦够多了,他想。他在商店街的路边把车停下。正好这首曲子的最后是串高音,就控制不住地飙高音。被收停车费的大爷鄙视地看了一眼,就差把喉咙里备着的那口痰吐在地上了。


这里的顾客相对要多些,赚的要多,但却意外的没什么司机愿意来。愤世嫉俗的mafumafu,看着对面西餐厅里,有钱人翻看菜单的样子,恨不得冲上去说带上自己。


实际上他是有个固定的客户的,也不知道那人叫什么名字,是个女人。每天烈焰红唇也不知道画给谁看。头发每次都是湿漉漉的,像是从护城河里刚刚给救出来一样。


和她的约定就是每天晚上来接她,一年过去了风雨无阻。掏心地讲,mafumafu是不喜欢这样的女人的,太妖。两只手盘着头,靠在方向盘上,继续盯着对面的侍者上菜。


忽然车门一下子被打开,mafumafu立刻挺身,打起精神。“还是老地方吗?”他看都没看就问。


这一次不是女人尖锐又歇斯底里的声音,而是一个男人,听起来和自己年龄估计差不大。


“去三号街。”从后视镜里,可以看到男人的脸。不出所料,是张年轻的脸。灯光映照下,显得端正的五官深邃。“放到路口就可以了。”


mafumafu回了声好,离开了那条繁华的街道。他甚至有些沾沾自喜地想“这可比老顾客,走的任何一趟都要远啊。”忍不住继续哼起了歌。


或许是太高兴了。所以他忽视了,后面的男人皱起来的眉头,和头发上的潮湿感。水蓝色的发丝黏在一起,形成一个坚硬的犄角。


“你每天晚上都出车?”srr试着和前面的司机搭话。“我看你像是在等人。”


“啊。。这个啊。”mafumafu停止哼唱,“以前有个顾客和我约好这个点,要来接的。”


“这算是犯规吧。”


“差不多?反正要钱啊。”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个男人面前说那么多话,只觉得自己急需一个出口,把压抑的积水排开。“而且那一带没竞争。”
语毕,还顺带换了个档。


“那一带据说以前有喰种出没。”后面的人冷不丁来了句。或许是打开车窗,风大的缘故,mafumafu觉得背后凉飕飕的。“死了蛮多人的。”


“不至于吧。。。”


“前面放下就行了。”正想问点详细的,结果目的地到了。srr看着司机一副后知后觉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纸币,准备付钱。手机刚好从口袋里滑出来,悄无声息的。本来兜就浅,动作一加剧,就掉了。


放下这个客人的时候,mafumafu才看清那人的模样。头发水蓝色,有一部分还是潮湿的。


走远了mafumafu才发现,车里似乎一直萦绕着一股铁锈味。淡淡的,就像放了碗鸭血一样。


“想太多了。”得改,mafumafu拨了拨挂在后视镜上的挂饰之后立刻开走了。“再不回去要被骂了。”

评论

热度(22)

  1. 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owen的烤箱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