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

Imaginated Fantasy-The Chosen One (1)

❆雪華-ゆきはな❆:


*此篇为まふまふ视角
*ooc
*文笔渣
*勿代三


我叫まふまふ,18岁,是一个普通的大一学生。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我的话,那大概就是「阴沉」了。


在多数人眼中,大学是青春年华中最有意义的一部分,所以应该在日常的繁忙中享受年轻的滋味。打比方说,在做完堆积成山的作业之后和朋友一起吃喝玩乐;或者抓紧机会,向现在还未玷污的梦想前进;又好比与心爱的那个人体验那酸酸甜甜的恋情。


但是这些事情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作为一个没有朋友的社恐,这些愿望实在是太奢侈了。就像我说的一样,以这阴沉的性格,没有人愿意和我说话也是理所应当的。


就好比现在在家门口被学校的小混混欺负一样。


“喂,你这家伙不要给了颜色开染房啊!就凭你这小把戏,别以为我不知道!”


“...”


嗯。和这种人没必要斤斤计较。现在就算回了话也只会挨多点打,还不如乖乖闭嘴。赶快把他们打发走就好了。


“不说话?嗯?眼中无人是不是?”


我并不害怕,反正已经习惯了。如果没有得到自己预料中的反应的话,那些人迟早也会厌倦。到那时候,他们便会停止欺负我,从而将注意力转向其他的目标。


不出我所料,那人挥起拳头,准备向我打去。我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


然而就在这时候,背后响起了一个低沉而陌生的声音。


“你们几个,闹够了就适可而止吧。”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黑色卷发的男子。他比我高一点,看上去也比我大。虽然不认识他,但我感觉他是个值得信赖的人。


“还找了帮手,挺厉害的嘛你。管它那么多呢,反正我们人数多,两个人一起干掉就行了!”


正当我想着‘完了,把好心的陌生人也卷进来了的’时候,眼前的那些小混混却早已经被撂倒在地。


“啧,下回再找你算账!”


那些人一边逃一边咬牙切齿的对我说道。


我坐在原地,拼命的试图用这迟钝的大脑理解刚才发生了的事。不过就算我怎么想,脑袋里还是一团毛线。刚才那个帮了我的人是怎样把一群小混混同时打趴下的?总感觉像...魔法?


“你没事吧?”


帮助了我的那位男子想我伸出了手,如是问道。


“嗯、嗯。”


我有些不知所措。


也是,毕竟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这么温柔嘛。紧张什么的很正常。


“你是まふまふ吧?”


“...?”


看到我一脸茫然,那人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是そらる。如你所见,看到你刚才被欺负,所以过来帮了你一把。”


“...嗯。谢谢你そらるさん。我觉得我现在还是先回家比较好。”


我确实很感谢他。但作为一个交流障碍,我能表达的只有这些了。


“你现在就要走吗?”


...难道还能干什么吗?!そらるさん我知道你帮了我,但是我难道要赔偿你吗?怎么办怎么办...


就在我因为感觉被更麻烦的人缠上而着急的时候,他开口了。


“まふまふ,我知道这很突然,但是我今天找你不仅仅是碰巧,而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所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去你家坐坐吗?”


“嗯。”


...嗯?!等等他刚才说找我有事?!不对他说要去我家坐坐?!而且我还答应了?!


无视慌的手忙脚乱的我,そらるさん走向我家门口,拿出了一把莫名熟悉的钥匙,然后门神奇一般的开了。


等等,你怎么会有我家钥匙???



不知道在讲什么的后记:


大家好我是雪华。是一个文笔渣到不行的srmf厨。
在某人的怂恿之下把自己的脑洞放了上来。什么时候会弃坑也不知道。(喂这是你在lofter上第一次发文认真点行不行?
反正没人看弃不弃坑都一样嘛 (划掉)
不管这么多,这个大概是连载短篇,我尽量保证1星期一更...(好慢
如我所说,这是我第一次发文,若有不足欢迎指导(我会很开心的)。
感谢愿意阅读的各位天使。
PS:我已经无从吐槽标题了。这是我社团一个同学起的,然后她居然用了近义词!(翻译过来大概是“想象中的幻想”)这告诉我们一定要好好学英语啊! 还有标题好中二。 (划掉)

评论

热度(9)

  1. 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雪華-ゆきは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