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

【そらまふ】解鎖

miri:

 


 


 



我們認識不到一個月,相處不到一個禮拜,而你是第一個願意跟我說話的人,第一個對我伸出手的人。



 


 


 


01.


 


那是兩個少年相遇的故事。


 


 


 


02.


 


少年從小就有一個習慣,他喜歡為自己的東西上鎖。有日記本、抽屜、衣櫃等,即使家門已經上了三道鎖,在家中他還是會為每樣東西上鎖,彷彿這樣做讓他很有安全感。


 


也因為如此他有很多把鑰匙,少年會把它們全部串在一起,並且隨身攜帶。


 


 


 


03.


 


某一天少年不小心把自己的心,也上鎖了。


 


 


 


04.


 


下課時間,白髮少年靜靜地坐在教室座位的角落處,儘管周遭人聲嘈雜,少年還是做自己的事,好像與外界隔離開來,只活在自己的世界。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05.


 


「欸欸,那個人為什麼從來都不背書包?」


 


「我記得他每次都把所有東西裝進一個手提袋子裡,而且在盒子外還有一個鑰匙孔。」


 


「誒!真的假的?」


 


「真的!是我親眼看到的!」


 


「好奇怪喔!為什麼要那樣做啊?真是個怪人。」


 


「我也不知道,總之就是個怪人。」


 


幾個小孩湊在一塊兒七嘴八舌的,最後就在まふ快要走到他們附近時,才一哄而散。


 


まふまふ以很淡然的姿態緩緩走過他們身邊,卻在出了教室門後,開始狂奔起來。


 


 


一條人群繁雜的走廊上,隱約有個微小的啜泣聲,被歡樂聲蓋過。


 


 


 


06.


 


「喂!まふまふ,數學老師找你。」一道慵懶卻有力的聲音,從教室外傳了進來。


 


眼看被叫的人完全毫無動靜,這時黑髮少年走到まふ的桌子旁,敲了敲他的桌面,「喂!老師找你。」


 


「是、是!對不起!」大概是被突然出現在身旁的人嚇了一跳,まふ反射性的站起來道歉。


 


「沒事道什麼歉。」黑髮男子煩躁的搔搔頭「算了、你趕快去吧。」


 


「…好。」まふまふ低頭快速走過他的身旁。


 


 


「這些要怎麼辦啊…」此時的まふまふ手裡抱了一疊作業本,剛從辦公室出來。


 


まふまふ正苦惱著手中這一大堆的簿子,「乾脆偷偷放回老師桌上好了!唉…行不通行不通。」只因為まふまふ被老師指名發作業簿。


 


一邊自言自語一邊緩慢踱步,總算回到教室。


 


為了不讓人發現,輕手輕腳移動到講台上,但事實上是,所有人都盯著まふまふ的一舉一動,這讓他有點不知所措,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長期只處在自己世界的まふまふ,要他把作業本交給對方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即使知道名字和長相,可是卻沒辦法連結在一起,簡單的來說,無法正確地喊出面前人的名字。


 


顫抖的手伸出,拿起第一本作業,看了一眼名字欄位,字跡有些潦草,把本子左轉一下右轉一下,看了半天才遲疑出聲,「そ…ら…る…?」


 


是這樣唸嗎?正當まふまふ心裡感到疑惑時,「就是我。」


 


「哇啊!!嚇死我了…」まふまふ馬上拿起本子擋住自己的半張臉。


 


「喂!至少別人的名字要記住吧?」


 


抬頭仔細一看,是剛才叫他去辦公室的黑髮男生,驚訝的表情清楚的寫在臉上,「非常抱歉!」


 


「你又道歉了…」そらる無奈的抹了把臉,「算了、給我吧。」


 


「欸?」


 


そらる指著まふ手上的作業本。


 


「阿、給你。」


 


在そらる準備掉頭走人時,被人拉了一下。


 


扯著他的袖口不放的正是まふまふ,「呃、那個…可不可以請そらるさん幫個忙…?」まふまふ指了指那一疊本子,臉上明顯寫著「拜託」兩字。


 


「你阿……」


 


 


「都開學多久了…多多少少也要記得一些人,這是最基本的吧!像是那邊那個是班長,旁邊是副班,前面數來第2個風紀,你總不會沒記得班上幹部吧?這些都要好好記著,以後有事才知道要找誰……」一邊碎念著,但そらる的手卻沒停過,雖然一臉嫌棄說個沒完,仍然幫忙發著作業,まふまふ想,或許這人只是有點傲嬌而已。


 


「還有阿、」手上拿著最後一本本子,將它遞給眼前無所事事的まふ,「要記得我,まふまふ。」


 


愣了一下,才接住本子。


 


「走了。」


 


摩娑著そらる拿過本子的地方,看著他走回位子,まふ的視線又移到自己的手上的本子,「そらる……嗎?」


 


 


 


07.


 


「誒…我記得明明放在這裡的…」まふまふ掏了掏所有口袋,抽屜該翻了也翻了,就是找不到他的鑰匙。


 


「好了,同學們把課本拿出來。今天要上…」


 


「糟糕了!」昨晚複習完的課本還放在塑膠盒裡,沒有鑰匙就打不開,まふまふ心急的快要把桌子給翻了。


 


眼角餘光,好像看到了什麼,まふ眼神一暗,舉手說「老師,我忘了帶課本。」道完之後,自動起身默默走到最後一排櫃子旁,低垂著頭,不讓任何人看到他的表情。


 


 


他知道的,坐在前排的同學們,偷偷打著暗號,還有他們臉上竊笑的表情。


 


 


 


08.


 


又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課餘時間,三三兩兩的同學聚在一起聊天再自然不過,同儕間的八卦,不過是茶餘飯後拿來讓人嚼舌根的。


 


「你們說說放學之後要去哪?」


 


「去上次說的那家飲料店吧!」


 


「好阿好阿!」幾個人連聲答應。


 


「要不要在多找點人來?這樣比較不無聊!」


 


「找他吧!」一個男生爽朗回道,指向了まふまふ,「那個在角落看書的男生。」


 


「不要找他啦!那個人很奇怪欸!」


 


「怎麼會?」


 


「什麼什麼?你們在說那個男生嗎?」


 


「哦!是說まふまふ嗎?我也有耳聞哦!」


 


「不要那麼大聲!我跟你們說,他啊…」


 


位在教室最後一排靠窗的位子,まふまふ獨自一人在那,依舊待在自己的世界,周遭人說了什麼彷彿與自己無關。


 


 


不,不對,只是不想面對。


 


 


「喂!まふまふ,老師找你。」そらる走進教室對著まふ喊道。


 


這一喊,吵鬧的教室瞬間安靜了下來,連在一旁八卦的同學都噤聲,看著突然大喊的そらる,まふ也被嚇到了,這是他第一次聽到そらる這麼大聲的喊他的名字。


 


「你愣在那裡做什麼?快走啊!」


 


そらる拉起まふ往外拖著走。


 


「等等、そらるさん這個方向應該不是往辦公室吧?」


 


只見眼前人停下腳步。


 


「你都不會反擊嗎?」


 


「欸?」


 


「他們在說你壞話你沒聽見嗎?」


 


「我…」只是假裝聽不見。


 


 


 


09.


 


「上課了,快回位子上坐好 !」課本被以有規律的方式一下一下敲打著桌面,這比前幾秒的鐘聲還來得有效果。


 


「課本翻到…」


 


「老師。」有個音量及小的聲音從教室後方傳來。


 


「怎麼了?まふくん同學?」


 


「我忘了帶課本。」


 


「唉…真是的,都已經高一還會忘了帶課本?去!到後面站!」


 


「老師!」そらる率先站起來,手上舉著課本「まふまふ的課本在我這裡。」


 


「嗯?你拿他的課本做什麼?」


 


「我跟他借了課本看,因為我沒帶。當時他不在座位上,我就直接拿了。」


 


「そらるくん同學……你,把課本還給まふまふ,然後到後面站!」


 


まふまふ聽得一愣一愣的,明明剛才跟そらる一起走的,他是怎麼……不對,沒有鑰匙是不可能拿得到課本的。


 


「給你。」直到そらる走過來,把課本放到他桌上,又徑直往後走,まふ馬上翻開課本第一頁,發現左下角的地方寫著「そらる」。


 


 


「そらるさん為什麼要這樣做?」


 


まふまふ把課本放到そらる的桌上,帶著疑惑不解的眼神詢問他。左右張望了下,そらる示意要まふ跟他往外走。


 


「不怎麼好的事,但我想還是應該告訴你。」


 


聽著そらる很嚴肅的對自己說,まふ心裡大概也有底,「其實不用そらるさん說我也知道。」


 


「這是什麼意思?」まふ的語氣過於平淡,讓そらる萌生一絲不好的想法。


 


「以前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所以我並不在意。」


 


「……」


 


「回教室吧そらるさん,下堂課就快要開始了。」


 


「不行!要把鑰匙找出來!我剛剛聽到他們說在…」


 


「不用啦!」まふ的頭低到不能再低,小聲囁嚅著「反正家裡還有備用鑰匙。」


 


「……」


 


「真的……不需要。」まふ沒發現自己講出來的話語都是顫抖的。


 


「如果連你自己也覺得無所謂的話,那不是一種否定嗎?既然你不去的話,我去!」


 


そらる一說完話,就朝走廊的另頭走,獨留まふ一個人。


 


 


悄悄地走到他身後,看到的是好幾袋大型垃圾袋包圍著他,而那人就在那兒,一一解開袋子,翻找他的鑰匙。


 


まふまふ還是擔心著そらる的,他躲在他後面,非常不解為什麼這個人,要這麼拼命地幫他,他不懂。


 


怯弱弱地發出聲,「そらるさん…」


 


翻找塑膠袋的聲音停了一下,又繼續翻挖著,「既然來了,就一起來找,那是你的東西吧?」


 


「嗯……」


 


伸向其中一個垃圾袋,左撈右撈尋找銀色物品。過了一會兒才問出想問的問題,「そらるさん為什麼要幫我?」


 


「明明可以視而不見,明明可以不用罰站,明明我都說不用來找了…為什麼?」まふまふ講著覺得越來越委屈。


 


受到傷害的是我,可是你卻挺身而出擋在我面前,我過意不去阿。


 


「因為想跟你當朋友。」


 


まふ愣住了,「不覺得…我很奇怪嗎?」


 


「我不知道你以前經歷了什麼,但那已經過去了」,そらる頓了頓繼續說,「如果鑰匙可以打開你的心房的話,那就一定要找到。」


 


猛然頓了一下,抬頭看向そらる。我們認識不到一個月,相處不到一個禮拜,而你是第一個願意跟我說話的人,第一個對我伸出手的人。


 


在混雜的垃圾堆中,そらる摸到一個硬物,「找到了!是這個嗎?」


 


視線從そらる身上移到手上,眼神從恍然轉為驚喜,まふ感動地說不出任何話。


 


 


 


10.


 


下課鐘聲一響,唰的很多學生衝出教室,而まふ還在收拾自己的東西,把每樣物品確實地收進盒子裡,上鎖。


 


手裡握著已經找到的鑰匙,有些話必須向那個人說。


 


跑過充滿歡笑聲的走廊,不再像從前那樣哭泣,這次是帶著從沒有的情緒。


 


興奮?緊張?期待?


 


他不知道,但那個人一定知道,他一定可以…


 


「そらるさん!」まふ大口喘著氣,好不容易在校門口攔截到そらる。


 


「嗯?怎麼了?」


 


「そらる、さん…」


 


「等等、你慢慢說。」拍了拍まふ的背,好讓他順口氣。


 


「那個、そらるさん,雖然鑰匙找到了,但我發現少了一把。」


 


「少了?那我再幫你找找。」


 


「我想那把鑰匙在你那裡。」まふまふ的眼神直勾勾地望向そらる。


 


「嗯?在我……」


 


「這裡、」まふ將手指向自己的胸口處「你能幫我打開嗎?」


 


 


 


 


 


 


 


隔了兩個月又見面了,趁著二月的尾巴趕快來發一篇,原本想在放假第一天就發文的,不過不小心發燒…果然天氣實在太冷了,現在打字手也還是很冰,大家要注意別感冒了(´-ω-`)


說起來寒假其實沒打什麼文(逃),到底做了些什麼呢……或許睡覺就佔了一大半 (慚愧


想跟大家多聊聊天!( *´◒`*) (我是絕對不會吃人的!


 


PS 前篇的文有放了解析,有興趣的人的人可以去看看!這篇不確定會不會有,有的話一樣會放上來,解析阿…不知道為什麼寫完的當下都寫不出來 (嗯?



评论

热度(49)

  1. 來毀滅世界的大魔法師miri 转载了此文字